第1章 梦境

001
“小姐……小姐?”
迷迷蒙蒙,有个讨人厌的声音在干扰她的好梦。是谁?谁呀?喊什么小姐?叫她女王大人她都不要起来!她这一个梦做得正到精彩之处,剧情紧凑跌宕起伏,眼看就要演到高潮部分,是谁这么不长眼要喊醒她?
即使她不愿醒也是半梦半醒了,很快便感觉到那扰人的声音停了,却有一只手朝她的手上摸了过来,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背。
只一触碰便知道,那是一只滑不溜丢,柔软又馨香的小嫩手。
接着,那只手又摸了摸她的脸,又以指腹轻捻了捻她的面,亲昵地轻掐了下她的脸颊,再略带轻佻地勾了勾她的下巴,最后,分明能感觉到有个热源离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啪”的一声,有个不知好歹的软趴趴的嘴巴突然在她脸上落了个——吻?!
怎么回事?
她总算醒过来了,被这么个莫名其妙的状况给吓醒的!
“小姐你可算是醒了。”一个妖媚入骨又慵懒至极的声音,从她身旁传了过来。她赶紧回头,竟然发现自己的床边,还站了一个人!
而这个人……这个人他……他还是个男人?!
“你……你谁啊?!”她的瞌睡是彻底给吓醒了。
站在一旁的男子生得一副绝世祸水的面容,挑着眉,眯着眼,嘴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媚笑,身上倒是有一件松垮垮的睡袍,但穿着那袍子与裸着也没两样,又是露胸又是露腰的。乌黑的长发散落在胸前,更衬得他脖颈胸脯都是一片玉似的雪白。等……等等?长发?这样容貌的男子是长发……
“小姐今日又开什么玩笑?”那男子见她如此,倒是一点都不见疑惑,反倒笑吟吟地问她,问完了,还要娇嗔一句,“真是讨厌,小姐不说,叫红莲如何配合呢?”
她可没工夫理会他的调笑,她此刻心中有个特别不好的猜想,于是便赶紧转过头去,将她所在的这间屋子都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
她睡的这张床,是一张很大的,里外三层的雕花大阁床。
离床不远,是一张也不知道是什么木头雕的古色古香的大梳妆台,看起来极为精美。
再转眼看一看,这屋子里的陈设摆件,样样都像是投资数百万的大型古装电视剧里的布景。不,不对……即便是投资数百万,只怕布景和道具也不会有这么华丽精美。不说屋子里摆得满满当当的那些她看不懂的古玩字画,只说她身上穿的这件薄纱衣,虽没有一点花纹装饰,却轻若无物,十分冰爽舒适,颜色也如水一般浅淡,简直就是低调的奢华啊!
她从床上爬了起来,光着脚直奔那张大梳妆台。
她照了照镜子,愈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断。
她……这是在做梦吧……梦见了一个未知的世界?这又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若是做梦,倒也不错,比她刚才做的那个梦,似乎还要精彩一百倍。
她盯着镜子看了半天,仔细打量了一番镜子里的人——她在这个梦里的模样长相,嗯,还算漂亮,眉目生得张扬明艳,肌肤也很白皙细腻,一看便不是个辛苦劳作的身份。自然了,看了这屋子里的摆设,也能猜测到,她这个新身份必定非富即贵,床上那个裸男不是还叫她小姐吗?
小姐?
那么,那个裸男又是什么人?
对了,方才他还问自己要玩什么,看来这新身份是个闹腾性子,正好。她转过身来,嬉皮笑脸地朝那床上的裸男抛了个媚眼,朝他道:“今日就来玩失忆!”
“失忆?”男子有些讶异。
“对,我听说有一种病症就是得了便什么都不记得了。你看,我方才装得像不像?”
“像!”男子赶紧点头,“小姐着实厉害!”
就这样,这么一个睡懒觉的大好早晨,就在她耐着性子陪这个莫名其妙的裸男玩什么失忆游戏中度过了。而经历了这么一番绞尽脑汁的“斗争”之后,她总算搞清楚了这个新世界的“游戏规则”。
此地此时为她所不知的一个朝代,大巽。
大巽朝的画风有点类似于历史上的唐朝,开放的地方比现代社会还要开放,但保守的地方自然也有,毕竟是封建的王朝制度。据说这大巽朝从前也曾出过一位女帝,不过仅有一位,是当朝皇帝的母亲,已经寿终正寝,但那位女帝留下来的许多思想却影响至今,至少,在大巽朝里,女子自由度极高,不但可随意外出,朝内还有少部分的女官。婚配方面,男子可休妻,女子却也可以依大巽律法来休夫。
当然,这些都是次要的,至少是还没能影响到她眼前的生活。
更重要的是,费了一番工夫之后,她总算套出了自己的身份。她的新名字叫龙宝珠,是当朝大将军的女儿。这位大将军手握重兵,南征北伐许多年之后,被皇帝封为定国公,全朝武官皆以他为尊,可谓是声势赫赫,权倾天下。而这位龙将军早年丧妻,只有龙宝珠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从小便宠上了天,因而,龙宝珠也被他养成了个野性子,胡作非为,蛮横霸道,最大的爱好居然还是吃喝玩乐!因此,龙宝珠声名远播。说声名远播还算好听,只怕是臭名远扬才是真的!偏偏她还有一句名言四处流传,说什么当年女帝也是如此,她此举不过是敬仰女帝而为之!
厉害厉害,像这么不要脸的女子,着实少见。
但这个新的龙宝珠却一点也不以为耻,反觉得有趣至极。毕竟,她的本体可是经历过现代社会的熏陶的,这点小事在她眼中实在不算什么。本来嘛,男女平等,撩汉自由!既然有钱又有闲,她为什么不能过得开心恣意一点?
所以说,此时这个长得漂亮又来闺房喊她起床的男子,就是龙宝珠身边的内侍之一,名唤红莲。
新的龙宝珠对自己的新身份还是比较满意的。
除了……龙宝珠这个名字,实在有点土俗难听!
不过,在打听了自己的爹龙大将军的名讳之后,龙宝珠突然觉得自己的名字还算相当不错的了。嗯……她爹叫龙傲天!
龙傲天?噗哈哈哈哈——
龙宝珠笑得前仰后合。龙傲天在现代社会里,可是大家都用来讽刺开光环汤姆苏小说男主的名词!没想到自己换了个身份,没梦见自己当龙傲天开金手指雄霸天下,倒变成了龙傲天的宝贝女儿!
看来,这个梦,一定会十分有趣。
新的龙宝珠理清了眼前的状况,人也清醒了,也该起床去找找东西填饱肚子了。毕竟新的龙宝珠一时还未适应自己万恶的封建社会小姐的身份,她直接自己动手,穿了鞋子就去把一旁的衣柜给打开了。
“小姐可是要起身了?”红莲也赶紧下了床,“大小姐今日是让红莲伺候,还是叫丫头?”
龙宝珠打开了衣柜的门,这才反应过来。
对对,自己是个小姐,哪有自己动手的道理!
“叫丫头吧。”
虽说有个男仆人不算什么,不过……要她被这么个陌生男子伺候更衣,她还是觉得有点怪怪的。
红莲却不多想,随手拿了件外衫披了。他走到门边,“啪啪”拍了两下手。很快,便有两个十分可人的丫鬟走了进来。红莲又吩咐了几句,那两个丫鬟很快便应了,不多时便端了水盆帕子等用具进屋。
有人伺候就是好啊……
龙宝珠坐在梳妆台前,一边享受着舒服熨帖的服务,一边眯着眼在心里感叹。
听红莲的称呼,这两个丫鬟之中,长得更秀气的那一个名叫掬水,眼睛大大的,脸蛋还有点圆的那个叫揽月。她们一看便是自小就跟在龙宝珠身边伺候的,一句都不用提点,就特别妥帖地替龙宝珠梳洗好了。最后,掬水走到了衣柜边上,问了一句:“小姐今日可要出门?”
出门?!
龙宝珠眼前一亮,这是个好主意啊!
她看过那么多古装电视剧和古言小说,还从来没真实地扮作古人去游览一番过呢!
“对,出门!”
“那……小姐穿这身新制的裙子吧?”掬水说着,就从衣柜里取出一套大红色绣金花的外衫,和一件玫瑰紫缀珍珠的裙子。这两件都是明艳艳亮闪闪,差点儿把龙宝珠的眼睛给晃花了。
这这……都是什么恶心的品位啊?
“依红莲看,就这两件,是极好的。”男宠红莲在一旁点头道,“小姐早看上这样式,巴巴儿地让外头明秀楼的冯师傅做了半个多月,可算是成了,小姐还不快穿上出去炫耀炫耀!”
“……”
龙宝珠有苦说不出,最终一咬牙,认命了。
就算这只是个梦,那她也得按照规矩来,就只能暂时将这个大家所熟知的龙宝珠好好地演下去。
大红大紫,发光发亮!
这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兆头啊!龙宝珠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
002
最终,龙宝珠就真的穿了那么一套红红紫紫的衣裙出门了。
当然,陪着她一起出门的,就是那个一早就陪在她身边的红莲。龙宝珠穿得十分引人侧目,而一旁的红莲却穿得十分简单,头发用一根发绳随意束了一半,身上就套了个灰白的大袍子,唯一能看出他风情的,大概就是那灰白袍子系得松松的,恰好露出了一片赤色的里衣,和一点若有若无的胸口。
真是闷骚!
龙宝珠在心底暗暗评价。
但真正走在大巽朝的街道上,龙宝珠才发现,原来大巽民风开放真不只是说说而已。如红莲那般闷骚是闷骚了点,可根本就算不得什么。来来往往的夫人小姐们都不戴纱帽遮面,领子也不紧,也有胳膊上戴着紧手钏,将袖子半撩露出雪白胳膊的,甚至还有穿着胡服当街骑马的。各种各样,不能一一尽数。至于男子嘛,那就更不必讲究什么保守了。此时正是初夏时节,有些热,但热得还不算太过分。可路边的酒肆里,却已经有好几个光着膀子的大叔在喝酒了。那古铜色的肌肤,一颗颗滚落的汗水,以及一仰脖子“咕咚咕咚”的粗野灌酒方式……真是男子气概十足啊!
“小姐?”红莲拿着一把秀巧的玉骨折扇,一边随着龙宝珠一起偷窥,一边小声笑道,“如那般的男子,毕竟粗野惯了,可不能乱看。”
“我呸呸呸!”
龙宝珠差点儿就要被这红莲给噎死了。什么乱看不乱看的!她这是纯粹地欣赏男性的力量之美!
算了,如红莲这种甘愿为女子奴仆的人,是不会懂的!
“小姐别失望。”红莲何止是不会懂,干脆是一点都不懂,见了龙宝珠这个反应,不知又如何想歪到别处去了,又道,“我们去寻景楼坐一坐,必定能有所获。”
“寻景楼?”什么地方?
“对。小姐可是最爱那里的香酥鸭子与芋头排骨!红莲都记着呢!”
原来是个用膳的地方。
龙宝珠这一早上消化太多信息,后来又急着出门,还真忘了自己的肚子。此时被红莲这么一提,她的肚子就真咕咕叫了起来。香酥鸭子和芋头排骨……光听名字,她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走走走!寻景楼!”
等到了地方,龙宝珠总算有些明白这寻景楼为何叫寻景楼,也明白了红莲为何说要来这寻景楼了。显而易见,这寻景楼大概就是此处最大最豪华的酒楼了,而且此处的老板别具匠心,这是一栋五层的高楼,还真就按观景楼的格局来做的。若坐在五楼,真是既能看美景又能看沿街而过的“美人”啊!
“龙大小姐!快请进!楼上已留了龙大小姐最喜欢的位置!”
寻景楼的掌柜很显然是认识龙宝珠的,一见到龙宝珠便十分热络地上来招呼,接着,一边将龙宝珠往楼上引,一边开始叫人。
“吉祥!吉利!你们两个快过来,好好伺候龙大小姐!”
这两个的名字倒是有趣。
龙宝珠回头一看,却见两个唇红齿白生得极为清秀的小二满脸谄媚地凑了上来。天哪,莫非这龙宝珠胡作非为的爱好是全城皆知?不过这好歹也是个正经酒楼啊?
好在那两个小二只是接过掌柜的活计,一个在前引路,一个在一旁赔笑说话。
那么,这两个小二放在现代,与那种什么以帅哥来吸引女性顾客的美男咖啡馆之类的名目差不多了,只是陪吃陪聊,算是一项增值服务吧。
这倒也不错。
龙宝珠一边走,一边看,原来下边两层都是大堂混座,三层是包间,全都分成了一个一个的小房间,而四层五层则全用彩绘琉璃玻璃隔成雅间,每个雅间都有一扇向外的大窗,而每一扇窗外的风景都是不同的。这可是个大手笔,就龙宝珠所知,这样独特的设计,还有那一大面一大面的彩绘琉璃,可要不少钱。自然而然,能上到四层五层的客人,也都是非富即贵,那可是个有钱还不一定能有座儿的地方。
龙宝珠挺开心,眼前的两个小二吉祥与吉利正是带她上到了五层,她享受着被人簇拥的愉悦感觉,一边走还要一边想,可惜这古代没有电梯,上五楼……还是有些太累了。最好这酒楼里再弄个什么座椅或者抬轿,从一楼将她抬到五楼,那可就更妙了!
她正这么胡思乱想着,却在楼梯口听见有个不太和谐的声音。
别误会,这不和谐,是指破坏了龙宝珠的美好心情以及眼前的绝佳气氛,是一个听来对她非常非常厌恶以及不欢迎的冷哼声。
那个人冷哼完了,还说了一串话。
“依我看,这寻景楼也只是徒有虚名,不过与外头那些唯利是图的势利小人开的店一个样子!什么脏的臭的人,只要有点身份有点银子就都能随便进来!寻什么景?好好的景致都被坏了!”
哎哟,这是针对她龙宝珠来的?他们这一行人上楼的动静可不小,单就等他们到了楼梯口再来这么一出,那必定就是说给她听的。
有意思,很有意思。
龙宝珠刚想上去看看是什么人,却又听到另一个声音。
“二弟何必如此?世间传闻纷纷,不可尽信。你我二人难得出来一趟,不如好好享受眼前。”
其实,虽然方才冷哼之人说话十分不客气,声音却是极为好听的,怎么个好听法?搁到现代,那就是个男神音!而且还是那种男人味十足的火暴口味!但另一个声音……虽然算不上男神音,但语调温柔和婉,倒不是龙宝珠觉得此人为自己说话才对其有好感,细细品来,这人的声音更有一种难以言说的魅力,让人忍不住地想要听他的,还想要听更多。
听了半天,龙宝珠两三步一跨,总算上了楼。
一上楼,她便见到了方才说话的那两个还未来得及落座的人。
龙宝珠只是看了一眼,便知是这两个人。因为他们的相貌气质,与他们的声音实在是太一致了!一个高大威猛,眉目俊朗,浑身上下都充满了一种阳刚气息;而另一个的相貌则属温文尔雅,眉目如画,虽然个子也挺高,但不显得那么壮实,又自带一种文艺气质,一看就令人舒服至极。不得不承认,这两人外表气度皆是不凡,而且还各有特色,不分上下!而此两人的穿着打扮也看得出不同于常人,虽然龙宝珠不懂得看什么布料,但也看得出他们身上的衣料光华熠熠,她也不懂看什么刺绣,毕竟现代社会可早就很少在衣服上用绣花工艺了,但这两人衣服的绣花都是金银线织的暗纹,低调的华丽啊!再看头上戴的,一个金冠,一个玉冠,身上自带的气质不用说,那火暴美男就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搞不好也是什么世家子弟,或者什么官二代?
看起来,这两个人还很了解龙宝珠的身份以及她的爱好。
不过,龙宝珠一点也不在意。
知道又怎样,调戏一下又不会死人!
这么一想,龙宝珠就笑嘻嘻地凑了过去,伸出手来,嗯……高度不够,那就踮脚。龙宝珠费了点力气踮起脚来,才挑到了那文雅男子的下巴,有点儿尴尬,但意思到了就成了。
“小哥哥此言差矣,传闻一点儿没错,本小姐就喜欢你这样的性子!”
龙宝珠这么一说,可算是让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
因为既没人拦着她,而在她挑完下巴之后,也没遭受到什么抵抗与反击,害得她真有些心猿意马,又肆无忌惮地摸了那男子的脸一把。哎呀,可真舒服!真好摸!摸完之后,那张漂亮雅致的面庞依然保持着瞪大眼睛的表情,耳朵却渐渐地被一层红晕给浸染了。
“混……混账!你还不放手!真是不知羞耻!不知所谓!”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站在另一侧的火暴美男。
龙宝珠很明显地看到,这人抬了抬手,似乎是想动手拉开自己,但大概是什么“羞耻”与什么“所谓”,让他警醒了,所以他又迅速地把手给放下了,只能用嘴炮攻击。
“哎哟,这个小哥哥怕是吃醋了。”龙宝珠索性将富家恶女的角色深入一下,又转手要去摸那一个,“来,让本小姐也摸一把。”
然而那人性格既火暴又刚烈,自然不会如他的文雅哥哥一般一动不动地等龙宝珠的“侮辱”,身形一偏就让开了,那动作那架势,看来似乎身上还有些功夫啊。
当然,他看向龙宝珠的眼神,那叫一个嫌恶与愤怒。
火暴美男有气没处发,转过头来便朝在一旁傻愣着的两个小二吉祥与吉利吼了起来:“告诉你们掌柜的,这么个乌七八糟的地方,我们可是不会再光顾了!”说完,还真就转身下楼,一点也没多话,也没等他那个可怜的,刚被恶女“欺负”过的哥哥。
只见那文雅美男轻轻叹了口气,倒也不多话,就想要跟着下楼了。
龙宝珠玩心大起,不由得一侧身,拦在了他的前边。
“小哥哥这就要走?”
“嗯。”
他居然还认认真真地回答了。
“小哥哥叫什么名字?”龙宝珠这是真对此人有了点兴趣,这么处变不惊,很有几分气度,不像是寻常富贵家的公子,也不似一般的官二代,打听打听来历总是好的。
“洛昭言。”
“洛……洛昭言……”这名字倒是挺好听。
“有缘再见。”
洛昭言又朝龙宝珠微微一笑,这才慢慢走下楼去。
003
“糟了糟了!哎——”
在寻景楼被两个美男服务员伺候着美美地吃了一顿,又顺便借着大窗户看了看沿途路过的美人之后,龙宝珠又东逛西逛,在各种小摊小店买了一堆乱糟糟的东西才回到自个儿的家,定国公府。但也是从那时候起,跟在身边的红莲就化身为祥林嫂,一路愁眉深锁絮絮叨叨,直到回到家里,还是叨叨这一句话。
“我说你也够了,有什么好糟的?”龙宝珠一脸的满不在乎。
“小姐,被你……哎——”红莲又开始叹气,“那一个是当朝太子爷,另一个是二皇子,这可不是糟了吗?”
在听到洛昭言的名字之后,龙宝珠除了感觉这名字有些耳熟外加有些好听,倒是没别的感觉,可红莲突然面色大变,吓得不轻。龙宝珠这才知道,原来大巽朝的国姓正是洛,而洛昭言就是大巽朝的大皇子,年前已被册封为太子,至于他那个二弟,可不就是二皇子了吗?
“洛昭言……”
龙宝珠又念了一遍这个名字,突然灵光一闪,想起来了。好像在她所知的那个时代里,有一个很有名的单机RPG(角色扮演)类游戏中的一个人物就叫作洛昭言。但那一个洛昭言是一个女性角色,手执长刀大杀四方,威风凛凛。而这一个洛昭言,却是个温文尔雅的清秀男子。
这实在是妙不可言。
龙宝珠越想越觉得有趣,又想起自己撩洛昭言时,他那目瞪口呆的反应,以及迅速染上红晕的耳朵。
至于什么太子什么皇子的身份,还真没吓到她。
根据一般套路,这些太子皇子的才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把她怎么样,反而,说不定会开启霸道总裁模式,迷上她的奔放狂野与众不同,再来一句名台词:女人,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简直完美得不要不要的。
龙宝珠沉浸在自己的臆想之中,直到突然跑进来传话的掬水打断了她。
“小姐,老爷回来了,叫小姐过去一同用晚膳。”
龙宝珠花了好几秒的时间思索,总算是想明白,这个所谓的“老爷”应该就是这个梦境之中的便宜爹了。定国公龙傲天?!对,还是个威风得不得了的大将军!当然了,最棒的设定就是,这个爹特别特别宠爱自己。
“红莲,走,陪我去。”新的龙宝珠可是不认识路的。
“小姐还是让掬水与揽月陪着去为好。”红莲小心翼翼地开口,“小姐忘了?老爷可不太喜欢红莲这种人。”
“哦……”
也是,像她爹那种打打杀杀的男人,最看不顺眼的,恐怕就是红莲这种妖妖娆娆的男子了。
红莲似乎并没有因为此事而觉得有什么不高兴的,反而又补了一句:“对了,小姐,可千万记得将寻景楼的事情告诉老爷,让老爷帮忙想想办法!万一……”
“知道了知道了!”
定国公府修得很大也很豪华,但其实整个公府里只有两个主人,一个是她爹龙傲天,一个是她龙宝珠。龙宝珠住在靠里的南苑,占地将近全公府的一半,所有的布置都是又奢侈又华丽,但她那个爹龙傲天住的园子却只有她那儿的一半大小,园内布置也多是山石,风格简素大方,无一点多余或繁复的布置妆饰。
等到见到龙傲天本人,龙宝珠又觉得有些意外。
她还以为自己的爹是个不苟言笑刚正严肃的中年壮汉,谁知道龙傲天高大是挺高大的,但一见到自己的宝贝女儿就笑眯眯的,一点儿都不刚正,也不严肃!
“乖女儿你可来啦!今日又去哪里玩了?哎哟,这套衣裳可真好看!新做的?快进来,快进来,听你爹我跟你说,我今日入宫,见了皇上,又听皇上说,贵妃娘娘似乎很喜欢你,有意想让你当她的儿媳妇呢!”
这……
综上可见,龙宝珠的这个爹,宠溺女儿是真的,品位差也是真的,这还是一整天下来头一个夸赞她这套红红紫紫衣裙的人呢!还有一点,这龙傲天看起来是个话痨啊!
她龙宝珠才跨进大门,这龙傲天就叽叽呱呱一个人说了一大串,她可费了一番工夫才把这些话都消化下来。
“贵妃?”贵妃是谁?
“儿媳妇?”她儿子又是谁?
龙宝珠莫名其妙,可也没真傻到全问出口。她这龙宝珠的身份还没适应热乎,也不知道原来的龙宝珠是不是认识什么贵妃,又认识什么贵妃的儿子。等等……贵妃的儿子,可不就是皇子吗?若真有这么巧,恰好就是那个洛昭言的话……
剧本不应该一般都这么写吗!
“贵妃娘娘你没见过,那可是皇上第一宠爱的娘娘,这么多年了,后宫里没一个人能比得上她。”好在龙傲天看她一脸莫名,自动自发地解释了起来,尽显话痨本色,“听说生得是倾国倾城,哼,我可就不信了,还能有我家女儿宝珠长得漂亮?至于她的儿子,你就更没见过了,行二,是……”
“等等……老爹!你说什么?行……二?”龙宝珠目瞪口呆。
“对啊,就是二皇子洛昭睿。”
“……”
不对吧?她好像拿错剧本了?怎么会?虽说世上美男千千万,可她其实并不爱那种刚正不阿脾气火暴的类型啊?相较之下,她还是更喜欢洛昭言那种温柔的,那种男人才是真会对自己心爱的女人无条件好的!对对对,她要的是甜宠文剧本,不是霸道总裁小娇妻的狗血台言剧本!
“爹,我不要嫁给二皇子!”
“为什么?”龙傲天像是有些意外,“这二皇子啊,你爹我倒是见过,生得一表人才,还文武双全,看起来很有出息。听说啊,差一点儿就成了太子呢。”
差一点儿成了太子?
那他也还不是太子啊,哼,太子,就该得是洛昭言那样的才行。
再说了,这贵妃也很有问题,既然她们从未见过,这个贵妃又怎么会跑去皇帝那里说什么很喜欢她,要她做自己的儿媳妇?龙宝珠可不是只会吃喝玩乐看美男的傻子,这些套路,她只要想一想,便猜到了几分。自己的爹是定国公,在皇帝面前说得上话,又有军权,而这位贵妃的儿子又“差一点儿成了太子”,只怕这位贵妃野心不小,想拉拢自己的爹,同时让二皇子倚靠龙傲天的军权做一些文章。
而那个看起来刚直的二皇子,又是否真如他所表现出来的那般呢?
太复杂了……
她变成龙宝珠,出现在这么个地方,可不是为了参与什么宫斗政斗的。她的生活目标与人生原则,一向都是吃喝玩乐混日子。这么一想,那个太子洛昭言,似乎也不应当是她的首选。
不对啊,自己怎么开始考虑嫁什么男人了?她这刚到大巽朝,还没玩够呢!
这边龙傲天还等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回答他的问题,却见她低头思索了半天也没吱声,便急着又问了一遍:“难道你见过这二皇子?不喜欢他?”
“何止我不喜欢他!他还非常讨厌我!”
这理由也是现成的,龙宝珠立即就将今日出门在寻景楼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自己的爹。反正,照原来那个龙宝珠的性子,只怕也是会带着恶奴当街任性撒泼胡闹的,就这么直说,她爹龙傲天应当不会觉得有什么惊讶或者不能接受的地方。更何况,凭良心讲,刚到寻景楼的时候,她还什么都没做呢,是那个洛昭睿先出言不逊的。
果真,龙傲天听了之后皱了皱眉头。
“不好,的确不好。那我明日便去回绝了皇上,咱们宝珠可不是随随便便谁想娶就能娶回家的!”
“对!”龙宝珠举双手赞成。
“不说这个了,咱们先用膳!”
龙傲天大手一挥,很快就有奴仆鱼贯而入,不多时就摆了一大桌子的菜。而且这一桌子的菜里,多的是大鱼大肉,算不上有多富贵华丽,但那鱼鱼肉肉的都特别实在。龙宝珠出去玩了一天吃了一天,倒不算太饿,就陪着略微动了动筷子,而龙傲天那么高高壮壮的身材,必定是要大吃大喝一顿的。
一顿饭吃下来,龙宝珠对她爹龙傲天也了解得差不多了。
这有一大半的原因是她这个爹是个话痨,还有一小部分原因则是龙傲天实在太宠溺这个女儿,有什么便说什么,一点也没有忌讳或是要隐瞒的。
如此一来,反倒让龙宝珠有些担心起她这个耿直又话痨的爹来了。
“爹爹,你明日去回绝婚事,可要与皇上好好说,毕竟那是皇上与贵妃,女儿担心……”
“爹的宝珠真是懂事,还学会关心爹爹了!”龙傲天爽朗一笑,却道,“你放心,你爹虽然粗心,可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莽汉,不然,怎么能坐稳这定国公的位置?我跟着皇上多年,他也明白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并不会因此而怪罪。”
“真的?”
“当然是真的。怎么,你还不信你爹爹说的话?”
这就好,龙宝珠暗暗松了一口气,她可不想还没来得及享受这吃喝玩乐撩美男的生活,就因得罪皇帝得罪贵妃而被抄家,打入天牢等死。
说是如此说,但第二日,龙宝珠想起这事,总有些心不在焉。
可这样东想西想的,却也不是她的性格,于是她干脆自己给自己找点事情来做。听红莲说,自己爱好养男仆,看见可怜的年轻男子卖身啊或者倒霉啊就忍不住要买到园子里来,今天调戏调戏这个,明天再照顾照顾那个。可她这个龙宝珠却还只见过红莲一个,没机会见到其他人呢。
这么一想,龙宝珠便叫来红莲。
“你去把园子里的其他人都喊过来,给本小姐解解闷。”
“是。”
不一会儿,就真来了五六个男子,有看着年纪不大稚气未脱的少年,也有正当年华帅气逼人的青葱男子,果然万紫千红各具特色。不过单从外表上来说,长得最妖媚最漂亮的,当属红莲了。也不知那红莲是怎么传达的意思,这些赶来的男宠人人手中都拿了点东西,有笛子长萧,也有瑶琴琵琶……这是来开演奏会来了?
只有一个长了一张萌萌的苹果脸的正太,手中却抱着一本书。
“咦,你过来。”
“红衣见过小姐。”那正太倒是极为乖巧,赶紧上来行了个礼。
红衣……这名字倒也配得上他。
“你手里这是什么?”龙宝珠饶有兴趣道。
“莲哥哥说小姐觉得闷,红衣便想,这书中故事有趣,不如拿来说给小姐听。”红衣小正太说起话来也如同他的苹果脸一般甜甜的,让人一听便萌心大动。
“好,那就你了!”
听了龙宝珠这如同翻牌子一般的话,其他人便行了个礼都退下了。
谁想,这边的“正太讲故事”还没开始,那一边,丫鬟掬水又过来传话了,说是龙傲天回来了,有事要与她说。
糟糕!看来是拒婚的事有结果了!
龙宝珠这下也没什么心思听故事了,拎起裙摆跑得像一只兔子,三步并作两步一阵风般冲向了她爹龙傲天的北园。
打赏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用户协议 | 版权声明 | 帮助中心 Copyright©2020 girlbook.c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9009749号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由网文云小说系统提供技术支持
扫码关注爱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