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毕业了

林子悦终于毕业了!
参加完毕业典礼,拿到毕业证和学位证,她手拿黑色学士帽,兴冲冲地从体育馆里跑出来,拨通了孙晓雯的电话:“喂,晓雯,我毕业啦!嘻嘻,老母鸡下蛋,我终于盼到这一天啦!”
“恭喜恭喜啊。只是子悦,拜托你不要把自己比作老母鸡好不好,好歹你也是优秀毕业生代表,让同学们听了笑话。”孙晓雯在电话对面边笑边摇头。
孙晓雯是她的学姐,学的也是旅游管理专业,她刚上大一时,孙晓雯已经是大四毕业生。那会儿林子悦可不敢直呼学姐的名讳,学姐是个雷厉风行的学生会干部,她只是个刚刚入会什么都不懂的小干事。但是,没想到时光老人竟让她们成了闺蜜,孙晓雯毕业后还依然与她保持着友谊。
“哎呀,这个时候就不要管什么比喻修辞了,我是真得开心,不知怎地就想起了我妈的这句名言。”
林子悦家住在甘肃农村,母亲从小养鸡,母鸡下蛋是最让她开心的事情。也多亏了家里的一只只老母鸡,让一颗颗纯天然无污染的土鸡蛋进入到她的体内,滋养了她的身体,补充了她的大脑,帮助她考上了首都名校燕北大学。
这时,一旁的王乐乐把头伸向手机,林子悦立即冲她翻了一个白眼,脱口而出:“唉,热!”
“什么?”孙晓雯在对面大声地问。
“不是,是乐乐,她头伸得跟个长颈鹿似的,恨不得把我的电话贴到她的耳朵眼儿里。”林子悦连忙解释,电话那头立刻响起咯咯的笑声。
王乐乐撅起小嘴,一把搂着林子悦的脖子,用自己的右脸紧贴她的左手,对着手机撒娇道:“什么啊?学姐,她刚把自己比喻老母鸡,这就又把我比喻成长颈鹿了。我看她可以去北京动物园当饲养员了,什么猴子啊老虎啊狮子啊大象啊,等等等等,她全都能搞定。”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叨叨个没完,也让电话对面的孙晓雯一时忘了接下来要说什么。这时,一个尖细短促的声音突然响起:“哎!”
声音戛然而止,像一根断了的琴弦。她们俩向声源处望去,原来是伊梦,刚才三个人还走在一起,这会她怎么就在几米开外了。
“什么?”林子悦和王乐乐异口同声地问。
“什么?”电话那头又响起了孙晓雯的声音。
“太阳。”伊梦一向斯文,不习惯在公共场所大声说话,刚才那一声“哎”已经是破例,这一声“太阳”便不再有威力。只是用手指不停地戳向天空,像是发现了什么天外来客。
两个人看了看天空,露出疑惑的表情,搞不懂今天的天跟昨天的到底有啥区别。于是,又直勾勾地盯着伊梦,疑惑地问道“什么,伊梦,你大声点。”
伊梦缓慢地卷起舌头,试图用夸张的英文口型惊醒她们。
可是两个人依然是站在原地,云里雾里,不知道怎么回事,急得伊梦这个淑女差点大骂她们俩“Fool”。还好,一个抱着篮球,一身清凉运动装的学弟从她们身边路过,略有些嘲讽地笑道:“学姐,太阳啊,热啊!”
“啊!”两个人恍然大悟,才发现已经汗流浃背,顿时作鸟兽散,朝着阴凉处奔去。
六月的骄阳热烈似火,点燃了她们的激情,也让她们感觉到疲倦。
回到宿舍,大家急急忙忙去公共浴室冲凉,又一个个披头散发湿漉漉地回来。黄昏时,太阳散去了它的热情,凉风从窗外吹进屋内,林子悦放下手机,又不免伤感起来。
四年的大学生涯就这样结束了。回想四年前,她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农家姑娘,去过最远的地方是县城。她家那个县是国家级贫困县,处在沙漠边缘地带,每年春天沙尘暴都会如期而至,成千上万条沙龙在天空中撕咬,淹没村庄和城镇,让人孤独又无奈。所以,他们那里的人特别注重教育,学生们也很争气,把高考当作救命稻草,争着抢着离开老家,到大城市里上学谋生。
刚上大学那会儿,大家一听说她来自甘肃,就会投出好奇而又怜悯的目光。这个问“你们是不是骑着骆驼上学”,那个问“你们是不是一年半载才洗一次澡。”她被问的不好意思,低着头笑笑,大家就都以为自己猜中了。其实哪有那么夸张,有沙漠不假,穷也是穷了点,毕竟是二十一世纪嘛。大家又问她为什么来北京上学。这次她直言不讳,说是高二暑假那年看了北京奥运会,神经一下子就被触动了,发誓一定要考到北京。最后如愿以偿,虽然不是北大清华,但也是燕大这样的双一流名校,她们全家都心满意足了。
晚上,孙晓雯又给林子悦打来电话,说下午的时候忘了告诉她,她们公司最近在搞内部推荐,像她这样的优秀毕业生一定没问题。奔马旅游是行业翘楚,在旅游策划旅游规划和旅游营销方面都做得非常好,是旅游管理专业学生做梦都想去的地方。王乐乐一听,直接从床上诈尸般地坐了起来,羡慕得口水都快流下来了,直呼林子悦好命,和学姐的关系就是比她们好。
没想到林子悦竟然没有一口答应,反而支支吾吾地说道:“这个嘛,你让得我好好想想。社会上的情况我也知道,试用期的工资都比较低,北京消费高,我们家的情况你又知道,所以……”
“好吧,你好好考虑考虑,考虑好了告诉我。”说完她就挂断了电话,在正事上孙晓雯一向表现的干脆利落,这是她的个性。
王乐乐瞪大眼睛盯着林子悦,像对一个不争气的孩子那样哀叹道:“林子悦啊林子悦,你可真是学霸不知学渣的痛,这么好的机会你都不好好把握。老话说‘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不找工作你想饿死啊?”
坐在电脑前的伊梦也停下了手头的工作。她虽然对找工作不感兴趣,但还是十分好奇:“子悦,是不是你家里出什么情况啦?”
林子悦连连点头,解释道:“倒也不是什么大事,高考分数马上就要下来了,不出意外我弟弟也会到北京读大学。你说我这个做姐姐的不该多挣点钱,好好犒劳犒劳我弟弟嘛?”
林子悦表面上说的是弟弟,其实心里想的是父母。两个老农民供出两个大学生,其艰辛程度可想而知。所以,自己这只老母鸡好不容易要下蛋了,头一个蛋当然要是个大蛋。
打赏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用户协议 | 版权声明 | 帮助中心 Copyright©2020 girlbook.c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9009749号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由网文云小说系统提供技术支持
扫码关注爱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