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你曾陪我在深夜里痛哭

你曾陪我在深夜里痛哭
很早之前就清楚,人这一生啊,太漫长了。
在这其中,很多人也只能陪我们走一段路,或长或短,或平坦或曲折。
再多的舍不得,不甘心,却什么也改变不了,我们只能含泪挥一挥手,轻声说一句:以后保重!
(一)
以前总有人说,要一起过一辈子的人,不知不觉地,就从你生命中消失了。
若不是年少轻狂,谁会说来日方长。
去年春运的时候,买不到卧铺票,只好坐硬座回家,十多个小时的路程,和邻座的大姐天南地北地聊了起来。不知怎么的,就聊到高中时候的事情,那时候多是欢声笑语,梦想未来。
“当时啊,女生之间的感情,那就是俩人跟连体婴一样,吃饭一起,课间活动一起,去小卖铺一起,放学一起走,连上厕所都要一起,就算我不上厕所,也一定会陪她的。
“我们约好了上同一所大学,要在同一座城市工作。
“说好了谁结婚都要让对方当伴娘。
“俩人以后生了孩子,如果是一男一女,那一定做亲家。
“我们是同桌,所有空闲时间都用来聊天,就算放学回家,还要打电话,聊个不停,好像有一辈子都说不完的话。”
大姐比我大了整整十岁,她说这些话的时候,使劲揉了揉眼睛,有泪光闪现。我装作不经意的样子,望了望窗外。
高二那年,大姐突然就喜欢上了班里的一个男同学,情不知所起。但在当时那个视中学生谈恋爱如同洪水猛兽的年代,大姐对自己的爱情没有多少信心。
大姐把这个秘密告诉了同桌,结果就有了坚定可靠的后援。同桌每天负责替两人把风放哨,负责替她向男同学借书,还书,呃,书里夹着两个小情侣传递信息的小纸条。
大姐的初恋,就在同桌的帮助下,存活了下来。
不过天有不测风云。有一次,在同桌尚未把消息传递出去的时候,小纸条被班主任截住了,非要问出个所以然来。
同桌咬紧牙关,不肯吐露半个字。
班主任大怒,罚同桌晚自习在操场跑步,大冬天,外面下着大雪。
大姐晚自习偷偷溜了出来,陪着同桌在操场上跑啊跑。
操场上只有她们两个人,甚至能听到彼此的喘息声。
跑着跑着,不知道是累到极点,还是冷到极点,两人抱在一起哭了起来。
“当时啊,真的就以为这个朋友是一辈子的了。心里想着,以后无论发生啥事,我都要陪在她身边。”大姐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飘向窗外。
后来大姐和她同桌没有考上同一所大学,没有在同一座城市,甚至结婚的时候互相都没有请对方,好不容易要来对方的微信,却一次都没有聊过,连朋友圈点赞都略显尴尬。
高中毕业后,她们似乎都没怎么见过了。
后来啊,就只能在记忆里想想罢了。
(二)
我高中的时候,属于神经病类型,小伙伴的形容就是,静若处子,动若疯兔。
因此我对安静内敛的姑娘特别崇拜,然后就莫名地想接近她们这个类型的人群,我那时候的想法大概就是,物以类聚。
叶小双是我的目标人物,她人很安静,但是她确定做某件事情的时候,又固执得可怕。
叶小双字写得很好看,不像女生写的,很大气。我当时直接跑过去和她搭讪,死乞白赖找她要了一页语文摘抄笔记。
语文课的时候,老师讲课,我在下面临摹她的字,简直是忘乎所以,就差笑出声了。直到语文老师的黑板擦砸过来,我才反应过来。
黑板擦险之又险地飞过我的额头,直到现在我都有阴影。但是因为黑板擦事件,我和叶小双的关系明显升级了。
大概你特别想接近一个人的时候,你就真的能靠近他;你特别想做某件事的时候,你就真的能做成那件事。
我的小心思终于实现,后来如愿以偿和叶小双做了同桌。
我们也好得像连体婴一样。
我们总是一起逛书店。那个时候我不是很喜欢三毛,总觉得她的文字过于豪放不羁。但是叶小双喜欢,所以我把三毛的书差不多都看了。
这样偶尔和叶小双讨论三毛的故事的时候,就不会冷场。
我们会在晚饭后马骑上单车在马路上飞驰,我带着她,或者她带着我。
我们会在周末的下午,去操场上晒太阳。说未来,谈梦想。她也告诉我,她的爱情。
我记得特别特别清楚,有一次考试我俩的成绩都跌出了年级前一百名,然后就特别恐慌。那时候我们学校百名开外,一般就考不上大学了。
想着考不上大学,我就有点不知所措,想着想着就开始掉眼泪。叶小双只是牵着我的手,然后带我去理发店剪了个巨丑的短发。
照她的话说,用丑发型铭记历史。我欲哭无泪整整半个月。
那时候啊,我总觉得一直这样就挺好,我闹腾,她看着我闹腾。
我没想过以后,毕业的时候,只是送了她三毛的书。
我以为只是一次很平淡的分离,甚至连句告别都没有。
殊不知,她走后,便没有归期。
(三)
你曾陪我彻夜长谈,你曾陪我深夜痛哭。只是为何旧知己,终究变不成老友。
陈玉,和她认识好久好久了,大概有十几年了吧。
初中那会儿,我在班上成绩挺好,她在班上成绩一般。我们在学校基本不说话。
“放,放学我们一起走吧,顺,顺路。”陈玉说话的时候,有点结巴,甚至不敢看我。要不是我也是个女生,没准会以为她暗恋我。
那是她和我说的第一句话,我想我会记一辈子。
我们总是在校门口会合,一起回家,一路上会八卦哪个女老师好看,哪个男老师换了发型,班上谁和谁又在一起了,谁和谁有矛盾了……
后来陈玉和我说,她其实早就偷偷尾随我好几天了,甚至连我家的位置都知道了。最终才鼓起勇气,邀我一同回家。
我第一反应竟然觉得自己太不小心了,被尾随都没发现,万一被拐到山里咋办。
然后就觉得陈玉莫名其妙,一起回家又不算个啥大事。
直到后来有一天在书里看到:爱是想触碰又缩回手。突然就想到,她那句有点结巴的话。
陈玉和我同班一年就休学了,因为她妈癌症晚期,她要在家照顾她妈。
我总是去看她,和她说学校里的事,偶尔也去她家帮她做家务。
后来陈玉的妈妈去世了,她爸又找了一个女人,结婚摆酒席的那几天,我和陈玉就一直在外面瞎晃悠,半夜两三点都不睡,只是压马路。
陈玉不想回自己家,我就带她去我家,路过她家的时候,她呆呆地看着远处亮着灯的房子,突然就哭了起来。声嘶力竭,歇斯底里。
我一直拍着她的背,没有说话。
后来啊,我们依旧好得不行。尽管她复学后和我不在同一个学校,但我们总是抽空打电话。
只有我点头的男生,她才会和那人谈恋爱。
陈玉做饭很好吃。周末,我去她家蹭饭,闲聊的时候,我总是说以后买房子,要在她家隔壁,这样才能方便我天天蹭饭。
叠星星开始流行的时候,陈玉送了我一大罐,有一千九百多颗。
大学搬宿舍的时候那个罐子被我摔坏了,纸星星撒了一地。我拆开一颗看,里面写了一句话:“你是我一辈子的好朋友”。然后我就一直拆,发现每一颗星星里写的话都不一样,好多都是祝福我,小部分是愿友谊天长地久。
如今的我,从来不说天长地久。但是那个时候,打心眼里就觉得,和她友谊天长地久,那是理所当然。
后来她不读书了,一个人跑到广州打工,我们联系也少了。
我身边有了新的朋友,她在过新的生活。
QQ上的聊天记录,从一开始的几百页,到后来仅剩只言片语;从煲几个小时电话粥都不会觉得累,到后来除了几句寒暄就无话可说;以前和别人说起她的时候,她是我一辈子的死党,后来再说起时,她是我以前的初中同学。
(四)
大学的时候和几个朋友组建了自己的网络电台,我们是兴趣使然,一见如故。
电台多了几个粉丝,我们都能高兴好几天。我们天天后台查数据,看多少播放量,多少点赞量。
几条听友的评论,我们能当成赚了几百块钱,乐呵好几天,笑得合不拢嘴。
我们一天到晚谈梦想,谈未来,甚至想象前进路途中肯定会遇到荆棘丛生,猛虎野兽。
电台不盈利,但是我就是愿意熬夜两三点做后期,文编也能一天交好多篇节目稿。
终于有了自己的死忠粉,听友群里也总是99+的消息,我们甚至都策划好了,三周年的时候要举行线下见面会。
有一个女孩子是我的听友,她家重男轻女,挨打是常有的事。她特别害怕自己考不上大学,因为她知道,如果考不上,她爸妈一定会把她嫁了。她压力很大,害怕自己发挥不好。加我们群的时候,她什么都没说,只是说喜欢我们的声音。
后来聊着聊着,知道这些背后的故事,几个管理员面面相觑,不知所措,最后也只能轮流给她打电话,和她说说话,聊聊天,不想让她太压抑。
后来那姑娘考上了一所挺不错的大学,我们几个高兴得抱头大哭,仿佛自己做了一番惊天动地的伟业。
那时候我们想一起手持宝剑屠恶龙,想看看这个世界,甚至是一起看帅哥泡妹子……
可是天不遂人愿,我们终究分道扬镳,各奔东西,来不及说声再见。
(五)
好多人最开始在一起的时候,我们以为要在一起一辈子,后来却再没见过。
大学失恋的时候,陪你通宵喝酒消愁的下铺的兄弟;
考研路上,那个和你共同奋斗却悄然无声的室友;
第一次创业,穷到两个人吃一份盒饭的伙伴;
还有那个借你抄作业,你上课睡觉帮你把风的同桌;
小时候一起打架,逃课去网吧玩游戏的死党。
那些陪我们在深夜里痛哭的人,那些年少时和我们一起谈天说地的人,那些我们难过时二话不说陪我们喝酒的人,那些过去的老友……
他们之中,好多人,后来再也没见过,始终停留在记忆里的是那个傻了吧唧的笑脸。
这一路上有你们,宛如一个美梦。
你曾来过我的世界,陪我张牙舞爪,陪我横行霸道,陪我说着梦话,唱着情歌。尽管我们没能走到最后,却也不辜负这场盛大的青春。
人生路漫漫,愿你们前程似锦。
没人能陪你到永远
窗体顶端
这世上总有些路,你要自己走;
这路上总有些闷酒,你要一个人喝;
沿途总有些风景,你只能一个人看;
没人能陪你到永远,到最后,你身边可能空无一人。
(一)
初中的时候,有个好朋友,好到什么程度呢?我们可以吃一个碗里的饭,她喜欢吃菜,我就愿意把所有的菜分给她。上学,放学,甚至上厕所都要黏在一起,分都分不开。
那个时候班主任抓学习抓得特别紧,每天早上都要背英语课文,背不下来,不许吃饭。我又是不能挨饿的主,只好晚上熬夜背书,白天拼命睡觉。不过每次她都超级认真地帮我放哨,我上课睡觉一次都没被班主任逮住过,我当时心里得意,啧啧,太负责了,要是能娶回家就好了。
她很瘦,却吃得很少,还只吃菜,她会把肉都分给我。那个时候,一直觉得愿意把肉分给我的人一定是真爱。
她性格偏文静,不喜欢和别人说话,不过我们两个却总有说不完的话。
天南地北,乱七八糟的话题,我们都能说得兴致勃勃,聊个电视剧都能说上两小时。
有天晚上,她睡我家,我俩相互抄完作业已经挺晚了,躺床上的时候,夜已深沉,窗外早已漆黑一片。
“安安,你睡了没?”她的声音传过来。
“没睡呢,咋了?”这时候我正在想着怎么搞定明早要背的英语课文。
“我觉得我爸我妈不喜欢我,因为我是女孩子。我知道,他们一直都想要个弟弟的,我出生之后,就被放在外婆家,直到我上五年级才被接过来,这个时候,妈妈又怀孕了。他们不要我了,那该怎么办?”她声音里带着哭腔。
她在家里过得一直都不算好,小心翼翼的,几乎到了胆战心惊的地步。我每天早晨去她家楼下等她上学,感觉到她起床后甚至不敢开灯,生怕打扰到她爸妈。
她以前几乎没和我谈过关于她爸爸妈妈的话题,这次说出来,让我不知所措,却又有点心疼她。
“没事,实在不行,你就住我家来,反正我也是一个人。”我拍着她的背,语气分外坚定。
我刚一说完,她就扑哧一笑:“就你,照顾自己都够呛。”
那时候,我一直觉得,像我俩这样关系的,怎么着我也要罩着她半辈子吧。
只是多年以后,我脑海里只剩下她布满泪痕却被我逗笑的脸。
(二)
高考以后,自尊心作怪,我死活要出去打工。那时候我万分坚信,是金子在哪都会发光的。
我妈对我实行的教育方式是放养式,我八岁就敢一个人出门坐火车了,初中就一个人在家读书,因此我妈同意了。
那个暑假,对我来说,记忆犹新。
后来我决定白手起家,自己创业。呃,说好听点是自己创业,难听点只能算是在马路便道上摆地摊。
摆地摊,或许现在看起来微不足道,但在当时,就是我未来的人生大计。
当然我找到了一个合伙人,能被我坑到的,也就只有从小和我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小陈。
在我的威逼引诱下,小陈心不甘情不愿地和我一起开始实施我的摆地摊计划。
我和小陈首先做了市场调查,确定摆摊地点,其实就是把周围的马路来来回回逛了三圈,中途还顺手买了十串烤鱿鱼下酒。
我们决定卖裙子,是那种颜色略复古,吊带,颇有古风感的裙子。因为我们前期市场调查时发现,当时卖衣服的摊位比较少,而且复古风还未兴起。后来我真的感叹当时自己的审美算是走在了时代前沿。
其实之所以决定卖裙子,是因为我们资金不足,又不会其他的技艺,比如烤鱿鱼关东煮啥的,这些摊位前总是超级火爆,想想老板晚上回家应该数钱数到手抽筋吧。
为了赚到钱,变成白富美,实现走上人生巅峰的伟大理想,我开始早上五点起床,赶公交去动物园进货,中午顶多扒几口饭就匆忙赶到马路边上抢占摊位。
第一天去进货的时候,因为起太早又没吃饭,下了拥挤的公交,不堪重负的我,在往回走的路上突然晕了。小陈当时差点被吓傻了,一边背着我,一边拖着货往回赶,快到我家门口的时候,他就嚷起来:“快快快,安安出事了!安安出事了!”生怕全世界有谁不知道。
我当时心里想的是,这种大傻个,等我变成高富美之后,让他当个小跟班好了。
摆摊的具体过程,就是夏日的艳阳天里,我汗流浃背,一边吆喝,一边使唤小陈去看看城管的车到哪了。
那个时候心里很矛盾,很期待时间快点过去,就可以早点回家吹空调,又想时间慢点走,因为想多卖几条裙子。如果那个夏天你碰巧经过那条街,就能看到一个被晒得黢黑但双眼亮晶晶的小女生用满怀期待的眼神看着你。
摆摊第一天,我在灰心沮丧与鼓起信心这两者之间不停斗争,左右徘徊,小陈带着一串糖葫芦回来,嗯,我俩身上加起来的钱就够买一串糖葫芦,然后他看着我吃。
那天,挣到了九十多块钱,为了庆祝,半夜的时候我们在路边吃烧烤。
“大姐,以后我就一直跟着你混,你吃肉,我啃骨头也行。”小陈有些调侃地说着。
“这都不是事,跟着我,大口喝酒,大口吃肉。”我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抬头看,漫天都是星星,傍晚的风吹过来,他坐在我旁边,笑得傻了吧唧,当时觉得要是一直都这样,也算不错。
殊不知,世事无常,在一个月的时间内,我俩收到五张假钞,被城管抓了三次,然后我的人生巅峰之梦正式宣告失败。
后来想,就算当时没放弃,以后也会被淘宝大军击败,那时候淘宝尚未兴起。
(三)
很早的时候,我在一个网站写文。那是很小众的一个网站,浏览的人很少,但是网站画面很精致。
那时候我矫情又酸涩,每天写些情诗,情书什么的。
有个读者在我的每篇文章下面都留了言,那个账号是用QQ注册的,直接就能登录,我也就顺手加了他。
我俩聊得很欢乐,从诗歌文学到笑话段子,从国家大事到娱乐圈八卦,瞬间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基本每天都会聊天,我俩甚至打算一起写本小说。名字都起好了,叫“盛夏里的艳阳天”。
“啧啧啧,真是酸啊,这种青春小说是妹子们的,你不是妹子,顶多算个女汉子。”他迅速回复我。
尽管百般不情愿,最终他还是决定和我一起写这本青春小说。
我们现实中离得很远,为了满足我伪文艺少女的心愿,彼此写信。他的字很好看,那个时候没见过照片,也没看过视频,如果说字如其人的话,我敢打赌,他很帅。
即使我后来辗转多个网站,写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自始至终都跟着,偶尔写些像段子的严肃评论。
那时候没人喜欢我写的东西,投稿后得到的答复往往也是:文笔一般,情节简单。但他始终都跟着,当时没有“死忠粉”这个词,不过他也差不多了。
那时一直觉得就算这一辈子只有他一个人愿意看,我也不放弃写作这条路。
如今我依旧坚持在网上写文,他却已杳无音讯。
昨天在公众号后台看留言,有读者说,从微博上看到我的文,然后特意下载了简书。这个不曾听闻的APP,知道我开公号了立马来关注,她不知道能陪我多久,但终究要想坚持下去。
这样的留言我平常会看到很多,昨天的那条,莫名地让我鼻子有点酸。
(四)
那个初中的好友,后来联系渐少,过年的时候她突然给我打来电话,最开始我都猜不出来是谁。她一个人在国外工作,还打趣说她英语越来越好,要是遇到初中班主任,准叫他大吃一惊。
当初那个害怕被抛弃的小姑娘如今也能一个人在异国他乡独自打拼了,没能陪她半辈子,我很遗憾,却始终庆幸遇到她。
我的青梅竹马,那个曾经和我一起练摊的小陈,上个月看到他在朋友圈发的婚纱照了,他妻子看上去是温柔可人的那款。
我手贱地评论:“啧啧啧,终于长大了啊。”
上个月收拾宿舍的时候,突然翻到曾经的一个本子,里面《盛夏里的艳阳天》密密麻麻写了大半本,我和那个曾经的“死忠粉”的关系,只能概括为我欠他一篇小说,他欠我一个告别。
在写这篇小说之前,我曾想过的主题是,没人能陪你到永远,但愿你们做自己的太阳。
可写完了,我想说,人生这趟旅程,遇到很多人,他们因为种种原因不能陪你到最后,可那段挥之不去的青春时光,终究是值得纪念。
遗憾你不能陪我到最后,可终究好过一片空白。
我们爱的只是曾经的自己
初恋时,我们大概都会喜爱某一种类型的人,或安静内敛,或活泼可爱,或勇敢真实,或腹黑搞笑。当我们第一次遇到那种性格的那个人,就彻底沦陷了,在脑海里做好了要和这个人过一辈子的打算。只是岁月走着走着,不知不觉我们把这个人弄丢了,后来我们又继续找,居然找到了一个很像初恋的人。这一辈子兜兜转转,最后我们总是会矫情地说:离开你的那一刻,从此青梅枯萎,竹马老去,我爱的人都像你。
十年前耿耿于怀,十年后念念不忘。那个我们爱过的人,终究没有陪我们到最后,带着青春的记忆,永远地留在了我们脑海里,总会时不时拿出来想想,初恋,那个美好的字眼,如果当初和他走到最后,生活会是什么样子?正是有了这样的不可实现的可能,以及,当初那段时光最美的自己,才让我们对初恋耿耿于怀,念念不忘。
半夜,突然接到了闺蜜的电话,她甜腻的声音,和凄冷的夜有些格格不入。闺蜜和我说,突然想起了初恋,希望我做一期独立的节目,让她永久地保留那些在她看来最美的回忆,她怕自己在未来的某一天会忘记。说到动情处,语气甚至有点哽咽。
其实在我们这些外人看来,闺蜜和她初恋的故事,完全就是备胎和渣男的故事。闺蜜死追不放手,渣男心情好了,就找闺蜜压压马路,最后总不忘借钱。他们在一起时,渣男总是很快地见异思迁,闺蜜在厕所哭晕过很多次,朋友们怎么劝也没用。
看到她发给我的整整三千字的自白,我才理解,她怀恋的究竟是什么。
如今的闺蜜,终于不是曾经的傻丫头了,宠辱不惊,八面玲珑,就算男友上午和她分手,下午她照样能风轻云淡地坐在我对面喝茶。
闺蜜说再也不会奋不顾身地喜欢一个人了,不会像当初那样,死命地撑着,自己骗自己,失望攒足了,也不会放弃。如今闺蜜和每一任在一起前,总是做好两个打算——相濡以沫,或相忘于江湖。好的,欣然接受;坏的,坦然面对。
很多人都觉得,那些说了放手就永不回头,沾到枕头就能安然入睡的人太让人羡慕了,殊不知,她们也有爱得死去活来,惊心动魄的时刻。
闺蜜说喜欢自己曾经的状态,喜欢他,就可以不管不顾,只想和他在一起,用尽了力气,紧紧地握住那在外人看起来微不足道的幸福,那样的状态让她感到真实,而不是现在和某个人在一起时,就在考虑,他有没有房子,车子,双方不在一座城市,最后应该谁妥协?
或许很多人表面上都会赞同闺蜜现在的想法,这才是过日子的样子,却在内心深处想念以前的那个自己。无论暗恋,明恋,无论在没在一起,那个时候的自己总是最真实,最勇敢的自己。
闺蜜曾和初恋说过,以后他们要生个女儿,起名叫美丽,这样别人总会喊“美丽的妈妈”,那个时候的她,坚信他们一定能走到最后,她那样固执己见,那样执迷不悟。
这让我想到自己的初恋,脑海里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他的模样了,曾经和他在一起的一切都像一个美梦,让我觉得不真实。
他个子比我矮,人却比我白,我总是笑着说他是小白脸。现在想起来,他其实真的有当小白脸的本钱。他总喜欢嘲笑我长得黑,一开始我们总是相互嘲笑彼此,却不知道,后来某一天他长高了,而我也变白了。
他的梦想是做一个放荡不羁的画家,云游四方,阅遍天下美景,而我的梦想,是做一个除暴安良的大黑记者。我们在一起时,总是说着以后,我们彼此崇拜着对方的伟大的梦想,在我们眼里,未来是五彩缤纷的。那时候,有梦有希望。
他和我第一次出去爬山,我记得很清楚,我们身上加起来只有二十块钱。千辛万苦地来到山脚下,抬头望去,是看不到头的台阶,而旁边,是看起来超级高大上的缆车。可是我们钱不够,爬到半山腰,我已经累得趴在地上,不停地喘粗气。他二话没说,就把我背起来,说实话,我忘记了后来的路有多长,我脑海里只记得他的喘气声。后来每次爬山我都会坐缆车,因为身边再也没有那个愿意背起我的人。
我看着年少时的照片,那时候我站在他身边,笑得张扬而夸张。如今,我早已学会在相亲的时候,低眉浅笑。我曾经义正词严地和他宣布,未来的自己一定是个好记者,如今,我也学会袖手旁观。我曾经真的认为,这辈子只会嫁给他,如今我也能泰然自若陪另一个人过一辈子。
初恋难忘的地方在于,喜欢他的时候,我们都是最好的自己。时间的长河缓缓流逝,而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不仅弄丢了那个最开始陪在身边的那个人,还弄丢了自己。不过我们会嘴硬地说,是生活把我们变成现在的样子,我们终于成长了,而不是曾经那个幼稚的孩子,被问到面包和爱情只能选一个时,总会一脸不屑地说,当然选爱情。
我们终究被生活变成了另一个自己,那段和初恋在一起的时光,则是我们对死去的那个自己最大的缅怀。现在耿耿于怀,只是因为我们内心深处仍爱着曾经的那个自己。
打赏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用户协议 | 版权声明 | 帮助中心 Copyright©2022 girlbook.c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9009749号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由网文云小说系统提供技术支持
扫码关注爱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