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幕

正午十二点,骄阳当空,旋转餐厅里却是幽暗阴冷的。悠扬的法文歌漫过耳边,轻淡的茉莉花茶余温散去。
他与她面对面坐着,没有说任何一句话。洁净的落地玻璃窗外,景物不断变换,仿佛整个世界都在改变,一切都在流逝,唯有眼前的人是永恒不变的。
当繁华的都市在窗外转过半圈,白凌凌悄悄抬眼,视线刚好与一双浩渺如烟的目光相遇,她的呼吸骤然一窒,忙把目光移到杨岚航胸前的领带上。这条领带是去年教师节时她送给他的,款式很好,质地也不错,可戴在他身上却与限量版的衬衫格格不入,就如同她的平庸,与他的优雅格格不入。
考虑到此情此景并非自卑的最佳时机,凌凌深吸了口气,端正地坐直。
“杨老师,我喜欢上你了。我每天都想看见你,每一分每一秒都想,我……怕自己越陷越深,情难自控……所以,我求你,让我毕业吧。”
如此真挚的语言,如此煽情的表白,杨岚航没有一丝一毫的感动也就罢了,他居然摆出奇寒彻骨的神情:“你真想毕业,我可以尊重你的选择。你不必总用这种方法。”
“我……”凌凌顿时哑然,不知该如何解释了。早知如此,她两个月前就不该为了摆脱他的“魔掌”自作聪明向他“表白”,弄得现在说真话他也不信了。
杨岚航深深看她一眼,见她无言以对,声音又冷了两度:“你想毕业,可以!给我个真正的理由。你是因为受不了我的严厉和苛责,还是因为电气公司那个年轻有为的主管欣赏你,用一个月八千的高薪挖你去他的部门?”
真正的理由?他还想要什么真正的理由?爱上自己的老师,这么厚颜无耻的话她已经说出口了,就是不想欺骗他。可是,他却不相信。
她看着他,在他的眼神里看到深切的伤痛与失望。她当然明白,他培养她,用的是心血,用的是真诚。他一心希望她能成为一个优秀的学生,而她回报的却是这样的背叛。可她又能怎么做?没有她,杨岚航还可以教出无数个比她更优秀的学生。她不行,跟他在一起,她什么都做不了,除了想他。
“杨老师,我没骗您,我说的是真的。”凌凌笑着,笑容染了蓝天的颜色,清透的冰蓝,“您要怎么样才能相信我的话?要不,我今晚去您家过夜吧?”
做了杨岚航两年的学生,凌凌对他的为人再清楚不过,他对她向来宽容,但绝不能容忍她要和他“过夜”这样不自重的行为,所以她才故意这么说,故意激怒他。
此语一出,效果果然十分显著。杨岚航被她气得俊脸涨红,嘴角紧抿,连握着茶杯的手都颤了一下。
看见一向淡定的杨岚航被她气成这个样子,凌凌忽然觉得很可笑,真的好可笑。她笑着说:“杨老师,您现在该……”
“好!”淡淡的语调一如既往。
凌凌的笑容顿时在脸上僵住,她完全不相信这个字能从品行高洁的杨岚航嘴里说出来。片刻惊讶后,她恍悟了。杨岚航何等智商,她的小激将法哪能瞒得过他的火眼金睛?他顺水推舟就是要她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而她偏偏蠢得每次都搬起石头。
“不敢了是吗?”杨岚航优雅地靠在椅背上,微笑着挑眉,笑得十分暧昧。
“为什么不敢?您都不怕,我怕什么?”凌凌故意笑得比他更暧昧,她等着看他错愕的表情,看他恢复正人君子的姿态。可结果让她始料未及,杨岚航勾勾手指,对刚好经过的服务生说:“结账。”然后,他转回脸看着她:“那就现在去吧。”
啊!不会来真的吧?
一定不会!杨岚航一定是在考验她!
鉴于上次失败的经验教训,她无论如何都不能临阵退缩。干脆心一横,去就去,谁怕谁!她就不信杨岚航能吃了她。
“走吧!”她拿起自己的包,起身走向门外。
他随后跟出来,一边风度翩翩倾身为她打开车门,一边悠悠然开口:“你想去我的公寓,还是去酒店?”
那口吻听起来像要找个地方跟她讨论开题报告。她特别想说:我认为讨论课题,您的办公室最合适。
为了保持气氛,她忍了!
“您……”这时候用敬语太别扭了,她改口说,“你家里吧。”
话已出口,凌凌顿觉全身都在发烫,脸像被火煎烤,她斜瞄一眼倒后镜,发现自己白皙的小脸比煮熟的螃蟹还红。
杨岚航眉眼含笑看着她红透的脸:“我家……只有一张单人床。”
汗!什么床都无所谓,他们根本用不着啊!
今天太热了,她狂擦汗!
现在她终于明白,什么难事都能咬咬牙挺过去,但是刺激杨岚航可不是咬咬牙就能挺过去那么简单。他往她面前一站,从头到脚没一个地方不温文尔雅,没有一个地方不清高超脱,整个一没缝的鸡蛋,让她这个没头没脑的苍蝇实在无从下手。
凌凌低头憋了半天,硬是憋出一句自己都被雷晕的对白:“有,就行!”
话一出口,杨岚航的眼神那叫一个沉寂,仿佛夜幕下的深海,深不可测。
凌凌懊悔了,懊悔得想去撞墙。
万一,用上那个道具可咋办啊?
万一,他一进家门,就用他惯用的云淡风轻的语调说一句“上床吧”咋办啊?
万一,杨岚航的自制力没她预计的那么好,她又一时被“美色”诱惑,难以自持,那岂不是铸成大错了?
她立刻摇头,挥去脑子里那些不该有的胡思乱想。
杨岚航清咳一下,她刚坐稳,他的身体就倾向她,左手也伸向她的脸侧。她的血液一瞬间凝固,所有的知觉也随之凝固了。他的身体越靠越近,即将压在她身上,她完全能感觉到他不稳的呼吸和心跳。
现在就要开始前奏了?她还没有心理准备呢。再说,这光天化日,人来车往……
“杨……杨老师……”她胆战心惊地叫他,声音出口却是软绵绵的,十分引人遐想。
“嗯?”他的手越过她,扯出她右侧的安全带,绕过她的身体,为她扣紧,然后他才直视着她问:“什么事?”
“呃,没事!”
见凌凌一脸小女人的含羞带怯,杨岚航的眼神倏然一亮,比阳光还灼人眼。
他忽然问:“你是认真的?”
“……”她一片茫然。
一个杨岚航问出的问题,十个天才也回答不出来,更何况是一个笨蛋白凌凌!
“你真的喜欢我?”他换了个她能听懂的问法。
她点了一下头。为了增加可信度,又加重力道点了点头。
“多久了?”
“我也不知道……应该很久了。我……我真的努力过,不让自己心存幻想……”她转头看向车窗外,不敢看他的眼睛,怕多看一眼就再也挪不开。遗憾的是,她错过了杨岚航滚烫如熔岩的眼神。
“可我看着你的时候,真的没办法不胡思乱想……我不是不想读你的博士,我是害怕影响你的生活……所以我才想离开T大,远离你。”
心里话终于说出来,她低头揪着自己的衣襟,等着杨岚航拒绝她,等着他说:你是个好女孩,但我不喜欢你,永远都不会喜欢你,你离开也好。
可他什么都没说,将车驶向他家的方向。
“杨老师,你还不相信我?!”
他勾勾嘴角,浅笑,又是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这次她彻底搞不清状况了,百思不得其解!
事实上,杨岚航的思维方式她从来就没理解过。比如他的爸爸是科学界的权威,妈妈是商界名流,而他却在十六岁时只身一人去美国读书,二十六岁放弃MIT的极力挽留,回国做了一位普通的大学老师,为了一个月几千块钱的工资披星戴月地工作。
比如,他把顶级豪车的钥匙久置于办公室抽屉里,每天开着一辆八成新的二手车上下班。
比如,他分明可以靠一张脸混饭吃,偏偏要选科学家这么有内涵的职业。
还比如,他那一身骨子里散发出的文化底蕴和清高之气,不知迷死多少女人,喜欢他的女人可以从一环内排到三环外,可二十九岁的他身边连半个女人都没有。
科学家的行为模式,她是真的搞不懂!
车窗外,景物在飞速地后退,凌凌失神地看着熟悉的城市,熟悉的街道,脑海中许多场景又在眼前浮现。
时隔多年,一切还是那么清晰,清晰得仿佛昨日发生:
她第一次见杨岚航,他站在女生公寓的门外,手中拿着一大束黑色的郁金香,不知在等待谁,她与他擦肩而过,闻到他身上淡淡的茉莉香,从那时起,她深深记住了他——人浓如墨,味淡如茶。
她第二次见杨岚航,是在毕业答辩上,彼时他刚从MIT回到T大,王校长亲自陪他参观学校,她一抬头便对上一双浩瀚如波的眼眸,她从未见过这样一双眼睛,通透的眼神,仿佛在引诱她进入他的内心世界,那个世界深邃,清明,且暗含许多她无法读懂的沉郁……
再后来,她阴错阳差做了他的学生,尽管她每天都承受着他的严苛,尽管她每天都在吐槽他严谨到近乎变态的作风,可在她内心深处,他是神一样的存在,她不敢亵渎,也不容亵渎。
明明知道爱上他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可她还是眼看着自己一步步陷进去,不是她蠢,而是有一种男人,你只要走近,就再无路可逃……
打赏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用户协议 | 版权声明 | 帮助中心 Copyright©2022 girlbook.c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9009749号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由网文云小说系统提供技术支持
扫码关注爱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