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幕

据说,如果午夜时你还没睡,那么,有可能会有奇怪的事情发生。
1
1“许言明!有种就给我开门!躲躲藏藏的算什么男人!难道我能把你吃了吗?!开门!”
头疼……
这个女生快疯掉了。
2
这个正站在我家阳台下面嚎叫的疯丫头叫明蓝——多么可爱动听的名字,不过那完全是一个假象。
我记得刚认识她的时候她明明还是一个淑女。
那时她送了我一条自称是亲手编织的围巾,精致极了。
我虽然不喜欢这种东西,但还是被她感动了,决定送给她一次刻骨铭心、永生难忘的闪电式初恋——唉,我们这些超级善良的帅哥总是这么容易被感动,到头来就要为此付出代价。
没过两天,那丫头的恶魔本性就暴露了出来,还甩着送我的围巾嚣张地喊道:“没错!这就是我从店子里面买的!哈哈哈哈!你这个傻瓜!上当了吧?!”
晕倒……
亏她当时还笑得出来!
郁闷的是我竟然栽在了这个小丫头的手里!我已经足足用了六个月的时间甩她,可她还是像一块口香糖一样死死地粘在我的鞋底上。
真是想死了——我是说我。
看看时间,咦,已经快12点了,应该进屋了才是。
虽然今晚的星星很亮,楼下的“演出”也很high,但是12点钟之后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待在阳台上的——难道你没有听说过吗?
传说,如果午夜时分你还没有入睡,那么,也许会有奇怪的事情发生。
奇怪的事情?
我并不想遇见。
3
“明蓝走了吗?”申也趴在沙发上,十分无聊地问道。
申也是我从小玩到大的死党,三年前去国外读书,这个暑假又回国来烦我了。
这小子平时很缠人,唯一的优点就是长得太像女孩子了——简直漂亮如同洋娃娃,即使一个男生,偶尔视线在他脸上多停留两秒钟,都会觉得脸蛋发烧。
不过这样也好,我可以经常让他扮成我的女朋友,帮我气走那些缠人的女生。
哦,对了,我的房子里还住着一个家伙,叫做文泉,是后来搬到我这里的。
当初,就因为他不声不响地一拳打花了我的死对头灰龙帮老大那张爆丑的脸而让我对他肃然起敬,才一时晕菜决定让这个身世不明的小子住进了我的家里。
现在想想真是后悔莫及。
文泉的到来明显让我明白了什么叫做雪上加霜——原本就已经命犯桃花的小窝,现在显然已经成了花痴重灾区。
真不明白现在的女孩子,竟然能承受得住文泉冷若冰霜的南极脸,真是佩服。
4
“言明,你到底喜不喜欢明蓝姐?”申也还在不屈不挠地追问。
“神经!我哪有时间想这些问题?!”我一边伸着懒腰,一边朝冰箱走去。
“那你整天都在想些什么啊?”
“唉,你小子根本不知道我有多辛苦!每个月我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来恋爱,剩下的三个星期都要来思考如何结束这场恋爱。真是头疼!”
“你这样似乎不大好吧?人家女孩子会很伤心的!”
“你懂什么!”我“啪”的一声打开了一罐可乐,“现在的女孩子就是喜欢这种伤心的感觉。只有‘伤心’才够刻骨铭心嘛!所以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我是成全了她们。唉……
这样说的话我是不是不要脸?
总之啊,爱情这东西就好像日子,今天过去了,明天又来了……
而女生呢?
就好像香草冰激凌,对她们太好就会融化,对她们冷一点才有利于她们的生存。”
“哈,言明,讲这种话小心被闪电炸翻哦!”
“怕什么?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本来就—”
“咔—”
我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外面天空一声巨响,夜空仿佛被撕裂了一样。我手里的可乐险些掉在了地上。
嗯?这是怎么回事?汗,不是真的打雷了吧?
“哈!我说什么来着,果然遭雷劈了吧!”申也一边说一边窝在沙发里笑得前仰后合。
这个臭小子!待会儿再收拾他!
我郁闷地走到窗子前,吃惊地朝外面的天空看。果然,一道强烈的闪电正在我们房子的上空裂开。
啊?真的打雷了!?不可思议!
要说现在的气候还真是邪门,怎么好好的天气会突然打雷呢?这可是6月份最晴朗的一个夜晚了,星星闪亮得像老妈戒指上的非洲之心。
这样的天气怎么会打雷呢?而且更加奇怪的是,淡黄色的星星此时明明还一闪一闪地挂在天上……
5
我还在莫名其妙,外面已经传来了“呼呼呼……哗哗哗……”的风雨大作的响声了。
这时,一直躲在卧室里的文泉突然重返人间,来到了客厅。听到窗外大雨的声音,他好奇地眯着眼睛走了过来,像我一样皱着眉头朝窗外的天空看去。
“哇!”申也也凑了过来,“好大的雨啊!怎么会突然下雨呢?奇怪!”
的确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奇怪的大雨。
雨水“噼噼啪啪”地敲打着我们的窗子,凶猛得像战神丢出的石子。
这种架势就连我们这些大男生都有些害怕了,就更别说那些女孩子了。
如果有谁这个时候还站在外面,一定会被吓……
明蓝!!
我突然意识到那个傻丫头很可能还站在楼底下砸我家的防盗门。
这个念头把我吓了一跳,脑袋“嗡”的一声充了血。
顾不了那么多了!
我推开刚刚关好的窗子冲上了阳台,探着身子,瞪着眼睛朝楼下张望。
该死!如果让我看到那个傻丫头还站在楼下,我一定把她的屁股打扁!
“言明!你干什么呢?快点进来!”
申也一边大喊,一边顶着大雨把我拉回了房间。
“人家又不是白痴,自然知道避雨。”文泉面无表情地说道。
嗯?臭小子,准又在自以为是地认为我在关心那个疯丫头了!
真是可笑!我只是不想那丫头着了凉又装出可怜兮兮的样子,赖着我陪她去医院!再说,关心那些小丫头,只不过是我们这些有品位的帅哥几千年来与生俱来的绅士基因作祟
罢了!
请勿自作多情!
6
楼下没有一个人影,相信她也早已经回去了。
嗯?我担心她干什么??
头疼……
7
雨渐渐小了。我们三个人以各自的姿势靠在窗前,皱着眉头“欣赏”着这场奇怪的大雨。
看着雨水变成一条条银线从我们的窗前划过。
真是太奇怪了。
我明明看到远处夜空中的星星仍旧隐隐约约地挂在夜幕上,就好像这场大雨只是笼罩在我们这栋房子上一样,和外界根本没有一点关系。
这怎么可能?
汗……一定是我最近被明蓝那个臭丫头搞得精神恍惚了。
不过,文泉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此刻,他的眉头皱得更厉害了,深邃的目光已经穿透了雨水的屏障,一直伸入到远处的夜空。
“哇—”
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了申也超级惨绝人寰的一声大叫。
我和文泉连忙转身。
这一回,连我自己也被吓得后退了一大步!
只见一个脸色苍白的男生正坐在我们面前的沙发上。他一身白衣,全身上下都湿漉漉的,被雨水打过的栗色头发有些零乱地贴在脸上。
他看上去有些瑟瑟发抖,但那双黑宝石一样
的眼睛里却闪烁出异样坚定的光芒。
我们在二楼,门明明从里面锁着,这位帅哥是怎么进来的?而且一点声音都没有,这也太夸张了吧!?
“你你你……你是谁?”
我壮了壮胆子,不客气地问道。
沙发上的那个男孩子没有说话,依旧幽幽地盯着我们几个看。
他那苍白的面孔和微微颤抖的身体突然让人觉得十分可怕……
我们就这样僵持了大概半分钟。
这时,一个让我永生难忘的神奇景象发生了—只见那个男孩停止了颤抖,脸上划过了一丝生动的光彩……
他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接着,一股带着柠檬香气的暖流向我们袭来……
瞬间!
屋外淅淅沥沥的碎雨停止了。
屋内闪过了一道眩目的光彩,只听到“刷”的一声巨响,一对超大超漂亮的白色翅膀在男孩子的身后展开了,那种美丽简直不是世间的能够形容的!
整个屋子里一片耀眼的纯白,让人睁不开眼!硕大的翅膀在这安详的男生身后微微扇动,周围还有无数颗闪闪发光的小光点在匆匆上升……
“My—God!!”我们三个人僵在那里,眼睛睁得无比巨大,“见—鬼—啦—!!”
8
我们已经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一句话也说不出。
谁想这个时候,申也突然兴奋地大叫了起来:“哈!我知道怎么回事了!”
汗!这小子乱叫什么?是不是吃错了药?!难道不怕被“鬼”吃掉吗?
我和文泉都满眼同情地盯着他—可怜的孩子,可能真的被吓傻了。
“真人秀!一定是真人秀!我在美国的时候经常遇到这种事情的!Showtime!Justshowtime!”申也兴奋得一边喊,一边四处搜索“导演”和“摄影师”隐藏的地方。
我和文泉欲哭无泪,一脸无奈地望着这个“乐观”的小子。
“啊—”
简直不可思议,就在申也的手即将触到翅膀的一瞬间,男孩子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痛苦的表情。
他微微地颤动了一下,整个翅膀发出了更为强烈的光芒,将申也整个人推出了好远。
这一回,我们三个人彻底傻掉了,看来翅膀是真的……
9
阳台上突然传来了一连串“叮叮当当”的响声。
什么声音?
我们三个人闻声连忙紧张地回头。
只见一个浑身湿漉漉、长长的头发挡在脸前的女孩子,正在有气无力地敲打我们的玻璃窗。
“贞—子?!”申也被吓得大叫了起来。
汗!不是吧?!她到底是人是鬼啊?!
每到这种时候,最镇定的总是文泉。只见他微微做了一个深呼吸,从地上捡起了一只垒球,眯着眼睛瞄了一下便朝窗子丢去。
球刚好打在了玻璃窗的安全拴上。拴滑掉了,窗子打开了。
刚刚趴在玻璃窗上敲打不停的“女鬼”“扑通”一声扑倒了进来,一副貌似痛苦万分的样子。
我们三个人大眼瞪小眼,呆呆地盯着地上那个狼狈不堪的家伙。
终于,在我们惊异的目光中,“女鬼”一点一点地、从地上艰难地爬了起来。
“喂!你又是谁?!”
10
听到我的声音,“女鬼”终于轻轻地将头发拨到了耳后,缓缓地抬起了头。就在看清她面目的那一瞬间,我们三个人同时震惊了……
全部作痴呆状……
MyGod!这个女孩子是不是被雷劈了??怎么会这副尊容??乱糟糟、脏兮兮的不说,单单脸上那个奇怪疤痕就让我超级郁闷了。
“你是谁。”
文泉可真是镇定,面对这种货色都可以面不改色。
“你说我?”
那个丑丫头笑眯眯地提着湿漉漉的裙子朝我们凑了过来,吓得我和申也连忙倒退了N步。
“嘿嘿,我是天使啊!”
“天使?!”
我和申也同时瞪着眼睛重复了一遍。
晕倒,这丫头的家长也太幽默了吧?竟然给自己的女儿取这样的名字?!难道他们不懂得对比会加剧反差吗?!真是笑死人了,这副模样都可以叫做天使……哈哈哈哈……
我和申也终于忍不住抱着肚子笑了起来。
“呵呵,你们笑得真可爱!是不是见到我很开心啊?”
嗯?我们真可爱??哈哈哈哈……这个丑女真的好幽默!
“喂!你干什么?!占便宜啊?!”
眼瞧着一直笑嘻嘻的丑女抬起胳膊就要朝我冲过来了,我连忙警惕地跳出了好远。
“嗯?占便宜?”丑女挠了挠滴着水的头发,“见面拥抱不是你们人类的礼节吗?”
“你们人类??”
我吃惊地打量着眼前的这个丫头—呼呼!我一直以为明蓝那个臭丫头是来自外星的呢,想不到这又来了一个外星生物!
“这位姐姐,”这时,申也关心地问道,“你还好吧?难道你的头部刚刚真的被雷击中了吗??”
“嗯?你说闪电?呵呵,怎么会呢?它怎么会击中我呢?我刚刚就是坐着它来到你们这里的呢!”
又是一个疯子。
今天可真是晦气,沙发上坐着一个长翅膀、不说话的怪人,眼前又来了一个一开口就胡言乱语的丑女……
“你们不相信吗?我说的是真的!”丑女继续一本正经地说道,“本来我是想顺着‘通天塔’一点点爬下来的,谁想刚巧不知道谁说了一句让上帝大叔发飙的话,结果大叔就气
愤地朝人间吐了一口口水,就这样,我坐着闪电下来了……”
让上帝大叔发飙的话?汗!不会是我说的吧!?
疯了!看来今天真是遇到精神病了!
“申也,精神病院电话号码多少?这丫头病得不轻……”
“言明,我认为文泉比较擅长处理这种事情……”
“……”文泉皱着眉头郁闷中。
“喂——!”见我们三人傻傻呆呆的表情,这个丑女生似乎很不满意,“你们怎么回事?我真的是天使!你们不相信吗?那我给你们看我的证件好啦!”
说着,这个疯得一塌糊涂的丫头开始浑身上下乱摸,“哎呀!糟糕!一定是早上洗衣服的时候晾在云彩上了……不过
我真的是天使!你们可一定要相信我啊!!”
……这个丫头怎么瞎扯脸都不红啊?
“可恶!你们三个什么表情啊?你们还是不相信我啊?!”
鬼才相信她……
“无敌可恶!看来只有说出我的真实身份了!咳咳!”这个丑女还装模作样地咳了两声。
“你们三个人听好了!我就是专门负责将死去的善良人引入天堂的大名鼎鼎的安息天使!我的名字叫做安息——安息的安,安息的息!这回你们该相信我了吧?”
我突然觉得政府应该为精神病院投入更多的建设资金,至少要把精神病院的围墙建得再高一些。现在好了,连超级重度患者也跑出来了,这让我们这些良好市民怎么生活啊?
头疼……
“超级无敌可恶啊!!”嗯?貌似这个丑女要发飙了,“你们这些人真是没见过世面!难道我的样子不像天使吗?!难道我说的话让你们无法相信吗?!”
呃……她这样问还真是有点为难人!
“好了啦!”我已经有点不耐烦了,“你到底是谁啊?不要以为装疯卖傻就可以有机会接近我!我永远不会喜欢一个从窗子进来的女生!”
“嗯?你在说什么啊?”那疯丫头还做出一副听不懂的样子,用两只圆溜溜的大眼睛瞪着我。
“我们是问你到底是什么人啊?”申也好心地解释道。
“我说过了,我是天使啊!我叫安息,安息的安,安息的……”
“Stop!”我无奈地打断了这个有点白痴的家伙,“不要再来你这套无聊的自我介绍了,来点新鲜的好不好?你到底来这里干什么?”
“啊?来干什么的?好!不妨告诉你们!”丑女晃了晃脑袋,“呃……是这样的,最近天堂里发生了严重的人口流失,好多死去的人都没有按时来天堂报到,最终都变成了孤魂。唉!这种情况让上帝很生气,自然也就怪罪到了我的头上。”自称安息的丑女瘪着嘴巴可怜兮兮地接着说道,“可是我真的很无辜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死后都不愿意上天堂——宁愿变成孤魂也不上天堂。”
……今天可是遇到超级神经病了……这丫头在说什么胡话呢??
“唉,”她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后来呀,我发现很多人不愿意上天堂的原因是因为他们在人世间还有最后的心愿没有完成,就好像又勋——”丑女说着,指了指坐在沙发上的那
个长着翅膀的男孩子,“他已经意外死亡了两个多月了,可还是不肯跟我……”
“等等!”申也突然吃惊地尖叫了起来,打断了那丫头的鬼话,“你你你……你说什么?!你说他……他是死人?!”
我被申也的这句话吓出了一身冷汗。
“不!又勋是准天使!”那个安息立刻反驳道,“只要他愿意跟我进天堂,他就会立刻变成真正的天使了!”
啊?那不就是说他还是一个死人吗??
“那那那,那你快带他走啊!就别在我们家里耽误时间了!快带他去做天使吧!”
申也竟然说出一句如此天真的蠢话,我真是要昏倒了。
“你这个笨蛋!少跟她废话!”我气急败坏地把申也推到了一边,“不要在我的地盘装疯卖傻了,只有白痴才会相信你这个丫头的鬼话!”
“什么?你这个家伙还是不相信我?”自称天使的丑女似乎也生气了。
“神经病才相信你!”
“可恶!那你们到底要怎样才能相信我呢?”
“那那那……”申也哆哆嗦嗦地指着一直乖乖坐在沙发上的那个小帅哥,结结巴巴地说道,“如果……如果你能让他立刻消失……我我我,我们就相信你……”
嗯?申也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机灵了??真是越在危急时刻就越能激发出人类的潜能啊!
“哈!你们是想要考验我?”
“怎么?不敢了吗?”我撇撇嘴说道。
“你们这些可恶的臭小子!”丑女气呼呼地把手双插在了腰间,“好吧!我今天就证明给你们看!”
说着,那丫头瞪了我们一眼,提起湿漉漉的裙子朝坐在沙发上的男生走了过去。
汗!这丫头的胆子可真是不小,竟然一点都不怕那个奇怪的家伙!
“又勋!”丑女的语气突然变得十分温柔,好像他们真的认识一样。
我本以为沙发上的男孩子仍旧不会有什么反应。但真是不敢相信,那个被叫做又勋的男生似乎听到了她的话。只见他的大翅膀又微微地颤抖了起来,而且越来越剧烈。
“又勋,相信我,你的心愿我一定会帮助你完成的。现在听我的话,不要再现身了。你的能量已经不多了!如果你还想要见到羽沫的话,就赶快留住自己最后的能量吧!又勋……”
不可思议!那个男生确实听得懂丑女的话!特别是当丑女提到“羽沫”这个名字的时候。
男生竟然颤抖了一下,而且我看到他的眼圈红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时候,男生背后的翅膀突然“咻”的一声收了起来。他仿佛突然化作了一道白光,眨眼间消失在了我们面前,只剩下整个屋子里尚未消失完全的点点银光和落在沙发上的一枚洁白的羽毛……
这一回,我们所有人都傻了眼。天啊!这丫头真的让那个奇怪的家伙从我们面前消失了!
那她不会一个不开心也把我们给变消失了吧??
11
“喂!这回你们该相信了吧!”丑女得意地说道。
“……”我咽了一口口水。真是郁闷,居然还有我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时候。
“真是讨厌!我早就说过我没有骗你们!你们这些臭小子竟然怀疑一个天使,真是可恶!”
“等等!”我突然又想到了一个问题,“你说你是天使,那你的翅膀在哪里?”
“什么?翅膀?唉!你还真是无知!”丑女貌似十分失望地摇了摇头,“别说翅膀了,任何一个天使来到人间,她的法力都会消失,更何况是翅膀呢!天使的翅膀只有在我完成任务后才会出现,带我回到天堂!”
“这么说你现在什么法力都没有了?”听到这个信息,我突然又有了底气。切!
没有法力就等于是个普通人嘛!这么说她就不能随随便便把我们给弄消失了,那我们还有什么好怕的呢?!哈,真是的!
文泉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长舒了一口气坐到了沙发上。
“啊?没有法力你还来我们这里干什么啊?”申也吃惊地问道。
“这正是我来你们这里的原因啊!”
“嗯?什么意思?”我警惕地打量了这个家伙一番,似乎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丑女眨巴眨巴眼睛说道:“因为没有了法力,所以我就需要你们几个帮忙啊!”
“帮忙??有没有搞错?”我有点搞不懂了,“我们能帮什么忙啊?”
“是这样的,我刚刚有说过我这次来是为了帮助又勋完成他最后一个心愿,然后才能让他安心地跟我去天堂。”丑女认真地说道,“又勋在人世间唯一放心不下的是一个叫做羽沫的女孩子。她因为又勋的死变得精神失常,现在在泉山疗养院接受治疗。又勋最后的愿望就是让羽沫重新振作起来,好好活着……呃,我所知道的信息只有这些了。我对人间不是
很熟悉,很多事情都不懂,而又勋的时间也已经不多了,因为一个准天使如果不能在99天内进入天堂,就会变成孤魂。而又勋已经在人世间游荡了两个多月了……所以我希望你们能够帮助我,一起完成又勋最后的心愿,让他尽快跟我上天堂……”
“哇!好感动啊……”听完丑女的一番话,申也那小子竟然感动得红了眼睛,真是受不了他。
“为什么找我们帮忙。”一直没有说话的文泉突然皱着眉头问了一句。
这正是我想要问的问题!
“呵呵,这是缘分,也是上帝的安排。现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们三个凡人能看到准天使,也就是说你们一定要帮我这个忙!”
“一定?”我撇撇嘴巴,“凭什么一定?”
“唉!”丑女故意装出一副颇为同情我们的可气模样,“如果你们不帮我的忙,那又勋就会因为不能上天堂而变成孤魂。到那时……恐怕他会一辈子缠着你们的!”
不是真的吧?!我们是不是真的这么倒霉啊?!她这是什么口气啊?威胁吗?!
丫头!你少吓唬我们了!我是吓大的!”
“哈!我吓唬你们干什么?我是好心提醒你们!要知道,孤魂都是‘复仇鬼’哦!有谁对不起他们,他们就会找谁算账的!”那丫头居然还做起了鬼脸,“你们明明能够帮助又勋
但却坐视不管,一旦又勋变成了孤魂,他一定会……”
“好啦好啦!别说了!!”申也被吓得大叫起来。
我怎么感觉自己好像是上了贼船一样?郁闷!听丑女这么说,好像这件事情我们是无
论如何也摆脱不了了!这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啊!和“鬼”打交道,我可是生平头一次!该死!
我突然有种超级糟糕的预感,好像我安稳悠闲的日子就要因为这个自称天使的丑女的到来而彻底终结了!!
头疼!!
我转过头看了看文泉。文泉没有说话,而是反过来皱着眉头看着我。汗,我就知道指望着他出个主意比见到天使都难!
“喂!你们没有说话我就当你们答应帮我喽!”
晕倒!这个自称天使的家伙脸皮也太厚了吧?我们还什么都没有说呢!
“那好吧!我们说做就做!你们明天就带我去泉山疗养院找羽沫!”接着,那丫头又自以为是地说道。
有没有搞错?!明天?这这这……这太突然了吧??难道这个臭丫头想让我的暑期生活在“精神病院”度过?
“呃……你们的样子好呆哦!”丑女撇着嘴巴瞧着我们三个人,“好啦!今天的时间不早了,我们就早点休息吧,明天可要早早出发哦!”
那丫头一边说一边十分厚脸皮地朝我的房间大步走去。
“喂!你这个臭丫头想要干什么?”我激动地大喊了起来。要知道我的房间可从来不会随便让女生进的!
“废话!”那个家伙打个一个大大的呵欠,回头朝我眨了眨眼,“当然是睡觉啦!你以为天使就不用睡觉啦?哼!”
说完,她就一溜烟似的冲进了我的房间。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房门已经被紧紧地反锁了起来。
欲哭无泪……
“言明,”申也似乎还没有完全接受这个突然而来的变故,呆呆地说道,“难道我们明天真的要去那个什么疗养院找人吗?”
“该死!别来烦我!”我气呼呼地骂了他一句,郁闷地倒在了沙发上。
MyGod!怎么突然会发生这种事情,竟然无缘无故冒出了一个自称天使的臭丫头打乱了我原本安静的生活!现在可好,我们似乎已经被这个丫头缠上了,甩都甩不掉了……真
想不到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帮助死去的人完成最后一个心愿?听起来都让人觉得不可思议……泉山疗养院?那又是什么地方?还有那个叫羽沫的女孩子,不知道又是什么模样……
我的日子一下子就被这样扰乱了……唯一能安慰自己的就是,也许离开这里一段时间能够便于我加速甩掉明蓝那个臭丫头……
打赏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用户协议 | 版权声明 | 帮助中心 Copyright©2021 girlbook.c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9009749号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由网文云小说系统提供技术支持
扫码关注爱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