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羽沫

湿漉漉的迷茫眼神中满是惊恐,就好像是一只受伤的小鹿。
1
一切仿佛做了一场梦。当我们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跟随着行驶了3个小时的长途车
来到了位于海边的泉山疗养院。
2
“嗨!美女姐姐,我们是来看望朋友的,能帮我们一下吗?”申也笑眯眯地对接待处那个长头发的小女孩说道。
“呵呵,当然。”小女孩红着脸,温柔地回答道,“请问你们是来看望谁的?”
“是个女孩子,她叫羽沫。”
“羽沫?”小女孩似乎有点吃惊,但同时也带着一份欣慰和惊喜,“真是太好了!我们都以为羽沫没有朋友呢!从来都没有人来看过她,真是太可怜了。”
“What?一个来看她的人都没有?”申也也很吃惊,回头朝我们做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手势。
“言明,真的好可怜啊!”安息那个丫头突然间变得十分难过,“所以说我们一定要帮助她和又勋,对不对?”
哈!全世界可怜的人多了,我又不是圣人,难道谁都要我帮吗?
我没有理睬安息,而是重重地把行李往地上一扔,十分不满意地说:“小姐,你们怎么招待客人的?就算不能立刻带我们去看病人,也该赶紧给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
“对不起!对不起!”长头发的小女孩连忙红着脸鞠躬道歉,“先生小姐们,请跟我到休息室休息一下吧。我马上就去通知医生。”
就这样,我们几个人来到了疗养院的休息室。
大概五分钟后,休息室的门再次被推开了,进来了一个身穿白色医生长袍的高个子男生。
3
进来的这个男生看外表大概也就是20岁出头的样子,但他的神态举止却显得非常成熟。
他高高的个子,一头很特别的浅咖啡色头发,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柔美。然而他的眉骨却十分挺拔和坚毅,配上他深邃得如同黑宝石一般的眼睛,显得异常神秘和坚定——似乎还有一丝冷漠。
“下午好。”这个家伙的问候十分简单,而且不带一丝表情,这让我觉得十分不自在。
说实在的,他这种态度可是让我非常不爽。
“我并没有觉得这个下午有多好!”我有些挑衅意味地说。
“讨厌啦!”安息狠狠地用肩膀撞了我一下,然后立刻换成一副甜得腻人的笑脸,“呵呵,您好,我叫安息,安息的安,安息的息。很高兴认识您!”
汗,这个自称天使的丑丫头又开始她愚蠢的自我介绍了,真是给我丢脸!我十分鄙视地瞪了她一眼,然后把椅子往旁边移了移,以便和这个白痴女保持安全距离。
“你好。”帅哥仍旧面无表情,微微朝安息点了点头。
真是可笑,难道所有的精神科医生都是这副鬼模样吗?难怪精神病患者们十年二十年也出不了院。
“呵呵,我来介绍一下,我旁边这个喜欢撇嘴巴的讨厌家伙叫做许言明。”
晕倒!听到安息这个臭丫头的“介绍”,我差点没被气死。
“那位可爱的哥哥叫申也,另外一位不喜欢讲话的帅哥叫做文泉。”安息不厌其烦地一一介绍道。
“你们好。我是这里的主治医生,叫我佑城就可以了。”他仍旧是一副冷漠的脸孔,甚至连眼睛都没有抬起来一下,真是自以为是得够可恶!
我随便翘了翘嘴角,当作对他的回应。站在我身后的文泉一直无聊地注视着窗外,似乎根本没有听到人家的问候。好笑的是那个申也,竟然笑眯眯地伸出手跟人家握手。
“佑城医生,我们是来看望我们的朋友羽沫的。”安息似乎很兴奋地走上前说道。
听到羽沫的名字,我发现那个叫佑城的家伙的脸色突然变得十分苍白。直到这一刻,他才第一次抬起头来认真地打量起我们。
“你们是羽沫的朋友?”我奇怪地发现佑城的眼神中透露出一丝防备和警觉。这让我十分好奇。
“没错!”我换了一个姿势,右手托着下巴,把胳膊支在桌子上,毫不客气地盯着他的眼睛,“怎么?不欢迎我们?”
听我这么说,佑城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个让我最最讨厌的轻蔑的笑容:“怎么会?我非常高兴有朋友来看望我的病人。”
可恶的臭小子,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对我摆出一副自以为是的臭德行!
“那我们什么时候能见到羽沫呢?”安息激动地问。
佑城又恢复了之前的面无表情,严肃地说:“这个患者很特殊,很害怕见到外人,即使是她曾经的朋友。5分钟后,我的助手会带你们来我的治疗室见她,不过最多只可以进来两
位。你们准备一下吧,我先告辞了。”
佑城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4
切!不就是一个长得帅一点点的精神科医生吗?有什么得意的?真是受不了他那副目中无人的高傲嘴脸。
“哇!好帅啊……”
扶墙……
真是头疼,我正在鄙视那个家伙,谁想我的身后竟然传来了安息流口水的声音。再看那丫头的超级花痴模样,真是让我对上帝充满了同情。
“喂喂喂!”我十分不满意地踢了她一脚。
“可恶!你干什么啊,许言明!”安息正在陶醉,被我这一脚吓了一跳。
“瞧你那色迷迷的模样!还自称‘天使’呢!”我瞥了她一眼,“没见过帅哥啊?”
“怎么啦!你忌妒人家长得比你帅啊?”
“什么?”我气得跳了起来,“你这个臭丫头说什么呢?我忌妒那小子?!他全身上下哪有一处比我帅?嗯?!”
“哼!人家全身上下从内到外都比你帅!比你帅一百倍!不对!是一万倍才是!”
可恶!这个自称天使的魔鬼竟然敢这样跟我讲话?!真是气死我了!看来我今天不教训她一下不行了!这回非把她的屁股打烂!
我气呼呼地站起来一把抓住了那个小丫头的胳膊,把她按在了桌子上。
“许言明!你干什么?!放开我!你竟然敢欺负天使!”
“怎么啦?有本事变出翅膀飞走啊!”
“你!你这个混球!”安息那丫头的脸蛋气得通红,“我……我要诅咒你这家伙死了以后上不了天堂!”
“哈!那谢谢了!有你在的天堂还不如地狱呢,起码不会被你这种花痴整天纠缠!”我朝这个笨蛋丫头坏坏地笑了笑。呵呵,瞧她被气得那副模样—真是爽!
“可恶啊!申也快来救我啊!文泉!快来帮忙啊!”安息这个小傻瓜,竟然还以为求救会有用,真是可笑。
一旁的申也已经笑得前仰后合了,另一旁的文泉仍旧靠在窗边打着呵欠,好像什么都没有听见一样。看吧!这就是我这两个朋友处事的一贯作风—一个喜欢幸灾乐祸,一个爱
好置身事外。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为了维护我一贯的绅士形象,我决定过一会儿再教训这个丫头。我松手把她放开了。
5
“进来吧!”
推门进来的是刚刚那个长头发的女孩。
“先生小姐们,”女孩微笑着说,“不知道哪位能跟我过来办理一下手续?”
“哈!我来!”申也愉快地答应道。
汗……我就知道他会如此积极!在这小子看来,什么事情都是新鲜有趣的,哪怕是叫他去Seven-Eleven买一包手纸。
“那请跟我来吧!”这个喜欢脸红的女孩害羞地低着头带着申也出去了。
他们刚刚离开,另一位高个子女孩又走了进来。
“你们好,我是佑城医生的助理,我叫素云,不知道哪两位会跟我去看望羽沫小姐?”
哈,我真是奇怪,这个疗养院里怎么都是美女呢?而且每个人都那么温柔可爱——只是那个没有表情的佑城有些煞风景,让人看了就讨厌。
“文泉!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啊?”安息乐颠颠地跑到文泉的身后,满怀希望地望着他。
文泉听到安息的声音,懒懒地转过头,用好奇的目光瞧了她一会儿——估计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安息会跑过来找他。之后,文泉并不张扬地打了一个哈欠:“我有点困了。”
“咚—”
安息一定是受到了重大打击,差点没有栽倒在地上。
“哈!看来只有我好心愿意陪你去喽!”我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还不快点走!”
安息十分郁闷地看了我一眼,极不情愿地跟在我和素云的身后,走出了休息室。
要知道我愿意陪她去可是她的荣幸!瞧她那副受罪一样的表情,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6
疗养院里的走廊特别狭长和安静,刺鼻的消毒水味道弥漫在我们呼吸的空气里。我们跟在素云的身后,听着她的高跟鞋在地上发出的密集的响声,有一种让人说不出的焦躁感。
我在心里暗暗发誓,今后再也不会来这种地方!
我们在走廊最里面的病房前停了下来。令我吃惊的是,让人顿感清新和愉悦的柠檬清香从门缝里飘散了出来。
“安息小姐,言明先生,就是这里了,佑城医生在里面等着你们呢。”
“好的!谢谢你!”安息跟素云道了谢,之后我们推门进入了羽沫的病房。
柠檬香气瞬间更加浓郁了。对于即将见到的羽沫,我的心里竟然有那么一点点好奇和激动……
7
这是一间用鲜花装饰成的病房,就连墙壁都是恬静的淡粉色。阳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玻璃窗照射在温暖干净的地板上,角落里摆放着一架纯白色的钢琴,屋子里播放着让人心情放松的爵士乐……
这一切都让人根本没有一点身处病房的压抑感。布置者的用心让我感到非常吃惊。
“你们来了。”我们正为这特别的病房惊叹,佑城医生突然出现在我和安息面前。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对这个高我两厘米大我三四岁的男人没有什么好感!从第一眼见他的时候就开始了!总之,只要一看到他,好心情就瞬间烟消云散。
“废话!”我并不友好地说道,“羽沫在哪儿?”
对于我的不客气,佑城回敬我的是一丝微微翘起的嘴角和让我更加讨厌的冷笑。然后,他转身指了指房间最里面落地窗的前面:“她就在那里。”
我和安息这才注意到,在落地窗前的摇椅上,正坐着一个梳着整齐披肩长发穿着白色轻纱连衣裙的女孩子。
此刻,她似乎正在遥望远处窗外的景色。
从她的背影看来,她是一个纤瘦单薄的女孩子。在巨大的落地窗前,她显得那么渺小和无助。
不用问,她一定是一个非常脆弱的女孩子,否则怎么可能死了男朋友就神经失常了呢?!唉!真是头疼!
8
经过佑城的允许,安息轻轻地朝羽沫走了过去,好像生怕吓到她一样。
“羽沫。”走到了羽沫的身后,安息轻轻地叫了一声。这一声非常非常轻,但羽沫好像还是被吓到了。她猛地哆嗦了一下,惊恐地转过身望着我们。
湿漉漉的迷茫眼神中满是惊恐,就好像是一只受伤的小鹿。她的皮肤很白,白得有些透明,看上去给人一种会随时消失的感觉。小小的脸上写满了忧伤和憔悴。一双纤细的手柔若无骨,好像连一片叶子都握不住。
我们的出现好像吓到了她,她本能地想要去逃避,却又不知道应该躲在哪儿,她用无助的眼神望着一旁的佑城,颤抖地向佑城伸出了手。
本以为面对这样一个可怜柔弱的女孩子,佑城那个该死的冰山脸总该有一点表情了吧?
谁想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僵硬着脸,不急不忙地走到了羽沫的面前,把羽沫颤抖的头搂在了自己的怀里,然后用似乎挑衅的眼神望着我们。
“对不起,羽沫现在害怕见到其他人。”他冷冷地说。
可恶!他以为他是谁啊?他只不过是人家的主治医生,干吗抱得人家那么紧啊!再瞧他那冷冰冰的可恶表情!真是欠扁!要知道我可是最讨厌别人在我面前装酷!
“喂!”我不客气地指着佑城说道,“说你呢,你能不能先出去一下?我们想和羽沫单独待一会儿。”
“哦?”佑城的脸上又划过一丝轻蔑地冷笑,“对不起,我的病人现在还不能单独和外人见面。”
“什么?!我们是‘外人’?你这个——!”
“许言明!”真是气死我了!我刚想要冲过去把他推开,却被安息拉住了,“你不要总是冲动好不好?佑城医生说的没错,他也是为了羽沫着想嘛!”
这个该死的丫头,这么快就变成人家的人啦?竟然帮着那个臭小子说话?!
9
“羽沫,”安息温柔地对羽沫说道,“不要害怕哦!我是安息,安息的安,安息的息……”
汗!又来了……
“放心哦,我们不会伤害你的!我们是你的朋友,也是又勋的朋友哦!又勋!羽沫,你还记得又勋吧?”
听到又勋的名字,羽沫又微微地颤抖了起来,我好像从她眼神中看到了一丝光亮,却马上又消失了,就好像她根本已经忘记了又勋一样。
“羽沫,”安息仍旧不放弃,“难道你忘记了吗?又勋可是最爱你的那个人啊!也是羽沫最爱的那个人!你忘记他了吗?”
羽沫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呆滞的眼神痴痴地望着地板。
头疼!真不知道那个又勋还留恋什么?还不放心什么?还不如早点进天堂算了!反正羽沫已经记不得他了,而且记不得更好,忘记也就不会再有痛苦了!真是搞不懂那小子在想什么!
“羽沫,”安息那丫头还真是有死不放弃的精神,“你振作一点啊!虽然又勋已经离开了你,但是他真的不希望看到你这个样子啊!振作起来啊,羽沫……羽沫!你真的一点都不
记得又勋了吗?”
“好啦!你就直接跟她说得了呗!”我有点不耐烦地把安息那丫头拨弄到了一边,弯着腰大声对羽沫说道,“喂,人死不能复生!你何必这么折磨自己呢?反正你男朋友已经死了!回不来了知不知道?你——哇!”
该死!这个羽沫竟然突然抓住我的胳膊在我的手腕上狠狠地咬了一口,真是疼死我了。
可恶,这个小丫头哪来的这么大力气?看来精神病患者还真有危险性,动不动就会发疯。
“言明!”安息紧张地叫了起来,“你没事吧?”
“废话!没事你来试试!”我郁闷地捂着胳膊喊道,“你没看到已经流血了吗?!”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羽沫突然大哭了起来。佑城连忙一边紧紧地抱住羽沫,一边朝门外喊,“素云!带许先生去医务室包扎伤口!今天的会面时间就到这里!”
闻声跑进来的助理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慌慌张张地带着我们离开了羽沫的病房。
哼!真是不甘心,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给咬了一口,我从小到大还没有经历过这种丢人的事情!
离开病房之前,我回头看了佑城那小子一眼,他正把抽搐的羽沫抱到床上,然后“唰”的一声拉上了落地窗的窗帘。
屋子里瞬间变得一片灰暗。
打赏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用户协议 | 版权声明 | 帮助中心 Copyright©2021 girlbook.c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9009749号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由网文云小说系统提供技术支持
扫码关注爱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