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后宫

001。
五天之后,龙宝珠被掬水与揽月团团围住一通打扮,外加一个红莲还要在一旁出些馊主意,到最后,龙宝珠被打扮得金光灿烂,红光满面。较之几日之前出门的那套大红大紫,有过之而无不及,很好地诠释了什么叫作品位低俗以及什么叫作暴发户特质。
“这样行吗?”
“肯定行。”红莲点点头,“小姐绝对比那位什么倾国倾城的贵妃娘娘还要美!”
没错,她龙宝珠这般“用心打扮”,就是为了入宫去面见那位贵妃娘娘。
说来她龙宝珠的老爹龙傲天的确厉害,就那么光明正大直截了当地去拒了婚,还非常有手段地找了个借口,说:“微臣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看得如珠似宝一般,这才取名宝珠,婚姻大事虽然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微臣也不愿委屈了她。此次微臣特问了她的意思,却没想到微臣这女儿也是有些心性的,说是不愿入皇家,只愿寻个知心人。”
说得冠冕堂皇,就连龙宝珠事后听到都差点就信了。
哪知那位贵妃却也不是好相与的,虽然也暂且将这婚事压下不提,但很快便从宫内来了个传话的内侍,说是几日之后便是她的诞辰,要邀请龙家小姐龙宝珠入宫赴宴。
贵妃这架势,很显然是没放弃原本的打算。
鬼知道那贵妃又在这宴会上要打什么主意?
不过,龙宝珠只稍稍犹豫便答应了入宫赴宴之事。这么好的一个入宫见识见识的机会,她为什么要拒绝?至于贵妃什么的,随便应付就好了,她就不信那贵妃还能把她怎么样了。毕竟是贵妃想“求”她,而不是她有求于那贵妃。
准备妥当,宫里来接的马车也到了。
既然是要入宫,如红莲那等身份自然是陪不得的,龙宝珠便由掬水与揽月两个丫鬟跟着上了马车。不过小半个时辰,她们就到了宫门口,循例检查一番之后,很顺利地就进了宫门,哪知道才走了一小段路,马车便停了下来。
“怎么了?要下车了?”龙宝珠跃跃欲试。
“回小姐的话,还没到呢。”车夫隔着帘子在外头回话,“只是不知道前边发生了什么事,好几辆马车都停了下来,把路给堵住了。”
“什么事啊这么有趣?”
龙宝珠可不是什么真正的大家闺秀,从前不是,如今便更不是了。听得有热闹可看,她立即就掀了帘子要往车下跳。
“哎,小姐——”
几人要拦,却哪里拦得住。
那也不能让龙宝珠一个人瞎跑了,这可是皇宫内院。丫鬟揽月比掬水要活泼好动些,便也赶紧跳下车,跟在后头一溜小跑,总算是跟上了龙宝珠。
龙宝珠跑得快,眼睛也尖,很快便找好了空位挤到了热闹的最中心。
这一看,竟然看见了熟人。
“洛昭言!”
这一声喊,可把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吸引到龙宝珠的身上来了。
那可是堂堂太子殿下,竟然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子大呼其名,简直是从未有过的奇闻。其实此时站在车下的,多半都是那些有头有脸人物们的下人,那些自恃身份的主子们可不会在这种时候下车亲自来看发生了什么事。所以,龙宝珠压根就不在乎那些人的目光,只在洛昭言看向她的时候,笑眯眯地朝他挥了挥手。
“你……你是什么人?!”
另一旁却有个怒气腾腾的声音突然响起,口气实在很坏。
“谁?”
龙宝珠转过头来,这才发现,在一堆有些体面的奴仆之中,除了自己与洛昭言之外,还站了一个穿着打扮形似主子般的人物——就站在龙宝珠身侧不远处,有一个穿着杏粉色宫装的娇滴滴的俏美人,看架势倒像是什么名门闺秀,可既然是名门闺秀,怎么会与她这个疯丫头龙宝珠一样跑下马车来看热闹?
“你究竟是谁?竟敢在此大呼小叫,不成体统!”
此话若是从大名鼎鼎的容嬷嬷口中说出来,那肯定是威严又可怕的。可偏偏从一个十多岁的小姑娘嘴里说出来,威严与可怕就大打折扣,甚至还有些小孩装大人的嫌疑。
“我是谁关你什么事!”龙宝珠十分不客气,“我又没叫你。”
谁想那娇滴滴的粉装美人并未受过这样的委屈,先是瞪大了眼睛,接着鼻头一红,嘴巴一撇,再跺一跺脚,直接朝洛昭言跑了过去,一边跑还一边哭起来:“表哥!那个野丫头欺负人!”
哎哟喂,好一出表哥表妹的琼瑶戏。
龙宝珠饶有兴趣,只等那洛昭言的反应。谁想,洛昭言还没来得及反应,那娇小姐身边的丫鬟就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朝龙宝珠道:“你可知我家小姐是谁?竟敢在我家小姐面前大放厥词!”
然而龙宝珠这边的丫鬟揽月却也不是个吃素的,索性就将那话原原本本地回了过去:“你又可知我家小姐是谁?竟敢在我家小姐面前大放厥词!”
两个丫鬟一个叉着腰,一个瞪着眼,两人竟然斗个不相上下,谁也不让谁。
龙宝珠正嫌热闹不够看,在一旁又是拍手又是大笑,直为自己的丫鬟揽月叫好。不过,她心里也稍稍掂量了一番。这娇小姐叫洛昭言表哥,那么,若洛昭言的母亲是皇后的话,这娇小姐就是国舅家的小姐了,也不知这国舅厉不厉害,自己的爹龙傲天能不能压住这一头。
不过,龙宝珠也就那么想一想,她才不怕。
眼看这是要闹起来了,那位太子殿下洛昭言终于开口了,他先是朝龙宝珠笑了笑,道:“不想这么快又见面了。”接着,便朝他那娇滴滴的表妹介绍,“这位是定国公龙将军的女儿龙小姐。”
听得如此一说,龙宝珠很敏锐地注意到,那小姐身边的丫鬟似乎愣怔了一下,然后,默默地往退了一步。
哈哈哈!
看来,还是自己爹比较大!
龙宝珠自然不屑于再去跟那小丫鬟计较,但也没把洛昭言的表妹放在眼中,只转过头来,又问洛昭言:“你这是怎么了?我瞧见前边马车都停了,就过来看看。”
“马车坏了。”洛昭言答道,“我也正着急,已派了侍从去叫人。”
洛昭言那个娇滴滴的表妹可没她那个丫鬟识时务,见龙宝珠还要凑上来与洛昭言说话,便一脸戒备,还用一种十分不客气的眼神将龙宝珠上下打量了一番。龙宝珠看得出来,自己这么个花枝招展珠翠满头的暴发户形象,确实会让这种出身名门世家的小姐看不惯。不过,这位娇小姐什么都摆在脸上,其实也不过就是个被宠坏的小女孩罢了,龙宝珠并不觉得她有什么恶意,却又忍不住想逗她玩。
比如此时,听得洛昭言如此说,他的表妹瞪完了龙宝珠,再看向洛昭言的时候就变得满面桃花,支支吾吾起来:“既然表哥的马车坏了,那不如……”
“不如坐我的马车!”龙宝珠抢先一步,“我那马车宽敞又舒适,多坐个人也不算什么。”
此言一出,满场皆惊。
就算大巽朝民风如何开化,那……孤男寡女这么独处一辆马车之中也实在有些说不过去。这也是为何那位表小姐开不了口,支支吾吾的缘故。
可龙宝珠却不在乎这个,张嘴就说出来了。
洛表妹可不高兴了,也口不择言起来:“你把我表哥当作什么了?你可不要打我表哥的主意,他是堂堂太子,可不是什么外头……那种……随便什么人!”
“啊?哪种啊?”龙宝珠存了坏心,有意要问。
“你你你……”
“我我我……表妹,你怎么结巴啦?”
“谁……谁是你表妹!”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始终是那位洛表妹处在下风。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这洛表妹可没有龙宝珠那么厚脸皮,也没有龙宝珠那么无赖。
最终当然还是洛昭言出面。
“表妹还是快些回马车上去,这儿人多口杂,多有不便。”洛昭言先是安抚了他那个娇滴滴的表妹,“我这儿你不必担心,很快就能走了。”
洛表妹心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思来想去,最后只是嘱咐了一句:“表哥你可千万不要坐那个女人的车!”
“此处已不算远,我就这么散着步走过去便是了。”洛昭言是这么回答她的。
于是,娇小姐被丫鬟扶着,回了她的马车,临走之前,还朝龙宝珠冷哼了一声,真是特别特别傲娇。
而等那娇小姐一走,龙宝珠就凑到了洛昭言的身边。
“你是太子!”
“是。”洛昭言脾性实在不错,大多数时候,面上都挂着温和的笑容。
“我这是第一次入宫,还没好好见识过,坐马车实在太闷,你既然要走走,不如带我一起,也顺便带我看看这宫里的景致,怎么样?”龙宝珠顺着杆子就往上爬。
洛昭言略一迟疑,又笑了:“走吧。”
宫门口的这一场闹剧总算有了个了结。洛昭言的随从喊了宫里的内侍来将那坏掉的马车给挪开了,后边的马车也终于渐渐动了起来,只是,走得并不快。龙宝珠让揽月又跑回去与掬水说了一声,等她回来,便就真的跟着洛昭言一同走了。其实龙宝珠说的倒是真话,她没入过宫,又嫌那马车太闷,倒不如与洛昭言一同走走,还能说说话,顺便打听打听宫里的情况。
这一回龙宝珠也总算知道,那位表妹当然并不姓洛,她是洛昭言早逝的母后何皇后弟弟的女儿,名唤何心莲。这是从洛昭言口中问到的,不过,也有龙宝珠从洛昭言所说的话语中猜测到一二的部分,那就是,这位何皇后家世不怎么好,娘家只剩这么个弟弟了,而这个弟弟又很平庸,借着国舅的名挂职了个闲差,并无实权,也难怪这何心莲的丫鬟小心翼翼,得知了龙宝珠的身份便有所畏惧。可这从另一个方面来看,也说明眼前的洛昭言是个没什么靠山的太子。虽然龙宝珠并没打算要在这莫名的梦境之中参与什么斗争,可一想到贵妃,想到贵妃所言要她做二皇子妃的想法,心中竟然隐隐地替洛昭言担忧了起来。
“这宫里头,若说景致,就属贵妃娘娘的昭和宫景致最好,等会儿龙小姐去见了就知道了。”洛昭言道,“听闻贵妃娘娘很喜欢你,定然会派人带你四处转转。”
龙宝珠看着洛昭言温柔和煦的笑容,心里不由得想:这个太子,该不会真的是个傻白甜吧?
“对!贵妃娘娘是很喜欢我!还说让我嫁给你的二弟做皇子妃呢!”
002
到了昭和宫里头,龙宝珠发觉洛昭言所言不虚。
昭和宫的景致的确不错。
要说历朝历代的宫殿,大多都是追求庄重大气的风格,展现皇族的威严与气势自然很好,给皇帝用来办公或是安寝都不错,但若是给女子居住,总觉得过于严肃,少了那么点情致。而这位得宠了十多年的贵妃娘娘,很显然是个有情致的人,她宫里头的一楼一阁,一花一木,看得出都是精心设计过,并日日都有人照料打点的。这一回贵妃娘娘的诞辰,便设在一大片莲湖之中的芙蕖殿里。此时已入了夏,那莲池之中竟开了小朵小朵的早莲,羊脂白玉一般的颜色,精巧漂亮不似真物,先引得这些入宫拜见的命妇夫人与贵族小姐们都争相看了一回。
等进了里头见到贵妃本人,龙宝珠更觉得这贵妃不是个简单人物。
按说贵妃的儿子,二皇子洛昭睿都那么大了,而这贵妃娘娘看起来,却还肌肤细嫩白皙,双眸明亮清澈,夸张一点来讲,犹如二八少女一般。
这可真是了不起!
龙宝珠上前拜贺,顺便将贵妃上下偷瞄了一遍。
嗯……贵妃身材也很好的样子。
“这便是龙家的宝珠?这名字取得极好,正是个如宝珠一般的美人。”贵妃声音清亮悦耳,与龙宝珠说话时语气之中透着一种带着亲昵的热情,“宝珠,快过来陪本宫一道坐。”
如宝珠一般的美人?
龙宝珠怎么觉得这话怪怪的,她可没胖成珠子那么圆!
不过,转念再一想,这次她穿得金光灿烂的,也勉强能与什么散发着宝光的珠子扯上那么一丝丝的关系吧?
既然贵妃热情,龙宝珠也不推脱,就真那么嬉皮笑脸地凑了过去,在贵妃身侧的一个位置落了座。自然,人家这么给面子,龙宝珠也愿意随着奉承两句:“贵妃娘娘美若天仙,可真是让宝珠大开眼界!不知娘娘平日里如何保养的,若与宝珠一道出去,就算说是我家小妹,也准保有人信!”
嘿嘿,这么一来,自己倒还占了贵妃的便宜了!龙宝珠胡思乱想了一回,又想,那火暴的二皇子岂非要叫自己姨妈?哇……这太可怕了!
“你这孩子,尽胡说!”贵妃嗔了一句,却仍是笑容满面,并未真的生气。
那是自然了,哪个女人不爱别人夸她年轻漂亮?
龙宝珠拜贺了贵妃,自然也送了一份大大的贺礼。这贺贵妃诞辰的礼物是龙宝珠的爹龙傲天选的,特别简单直白——是一颗大大的夜明珠。这可是实实在在的宝贝。贵妃一见果然啧啧称奇,又叫人特地拿出来给众人都观赏了一番,才又重新收回了盒子里。
后边还多的是要拜见贵妃的夫人小姐,贵妃忙着召见,龙宝珠却在一旁乐得清闲,顺便也在心底偷偷八卦一番。有一个什么成国公的夫人可真是胖,一边走还一边擦汗,跪下去拜见的时候,龙宝珠都有点担心她会不会就这样趴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贵妃看起来也有些担心,便赶紧叫宫女将那位夫人给拉扯着扶了起来。还有一位尚书家的小姐却是个瘦子,真的瘦得与竹竿也差不多了,龙宝珠又担心她跪拜的时候会不会把自己给折断了……
嗑了一小碟瓜子,又吃了两颗话梅,她再一抬头,却见到了何心莲。
何心莲是跟着自己的母亲国舅夫人进来磕头的。不管那何心莲在洛昭言面前如何撒娇卖傻,到了贵妃面前,还是很规规矩矩的,说话也要正常多了。然后,何心莲也一样献上了贺礼,打开一看,却只是一串珍珠链子,那串珠子看来个个都有小指的指腹大,更难得的是每一颗都是一般大小,十分齐整。只不过,这种东西,再稀罕,说到底也不过一串珍珠罢了。
贵妃肯定看不上。
龙宝珠这么一想,就抬眼去偷看贵妃的神色,果然见到贵妃面色淡淡,随意说了两句便让何心莲退下了。
“依本宫看,这珍珠链子颜色太嫩,本宫这个年纪戴了显得轻浮,不如让宝珠用来配今日穿的这身新衣服才是正好。”贵妃突然转过脸来,笑眯眯地看着龙宝珠,“这链子就赏给宝珠了,快戴上看看,喜欢不喜欢?”
“……”
龙宝珠那就是再不喜欢,也得喜欢哪!
得,这事……
龙宝珠心里有一百种不情不愿,但面上还得笑呵呵地说着喜欢,再然后欣欣然地让宫女给她戴上。偏偏贵妃还认认真真地上下打量了半天,夸得天上有地下无的,直夸得龙宝珠忍不住想要翻白眼了。
“本宫也乏了,后边的人本宫也不想见了,让她们各自散去,不必特地来拜了。”
“是。”
这是后面的人身份太低,贵妃懒得搭理了吧?
“对了,叫睿儿过来。”
洛昭睿?!
龙宝珠差一点儿就把话梅核给吞了下去。
自己的母亲过生日,洛昭睿自然就在外头候着,很快便跟着宫人来了芙蕖殿。他进来之后,也一样是远远地先跪拜了一番,又说了一堆好听的吉利话,才站起来。
“宝珠今日难得入宫,还没怎么出去逛逛,偏偏你母妃这会儿乏了想歇歇……”只听得贵妃笑着朝洛昭睿道,“你就替你母妃带宝珠出去好好玩一玩吧。”
“儿臣……遵命。”
听起来,这洛昭睿答得有那么一点儿费劲啊。
“去吧。”贵妃对龙宝珠也是一样的笑容满面,“都不是外人,宝珠你就将本宫这儿子当作自己的哥哥一样,他若是对你不好,回来只管找本宫来教训他。”
“好好好。”那肯定是太好了。
不过,显而易见,龙宝珠也算是明白了贵妃的用意。这不就是个典型的父母介绍的相亲会吗?只是贵妃没明说,她也就假装糊涂,很乐意这样逗一逗那个显然也明白内情的二皇子洛昭睿。龙宝珠乐颠颠地从内室里跑出来,就这么没脸没皮地黏住了一脸不耐烦的洛昭睿。
“又见面了,小——哥——哥。”龙宝珠嬉皮笑脸。
洛昭睿却像是一只立刻就要爆炸的愤怒小狮子,眉头皱了又皱,拳头捏紧了又松,才松开又捏紧,最后,火味十足地朝她低声吼了一句:“你休想让我娶你!”
“呸,我还不想嫁给你呢!”
“哼!你离我远点!”
“你等等!贵妃娘娘可说了让你陪着我玩的!你慢点儿走,小心我一会儿告你的状!”龙宝珠可一点也不怕这小狮子洛昭睿,他有本事爆炸,还敢在这宫中行凶伤人把她怎么样了不成?
不可能。
他还得听他那个母妃的话,陪着自己玩。
龙宝珠死皮赖脸,死缠烂打。她就是故意要惹洛昭睿生气,想看看愤怒的小狮子爆炸时到底是个什么样子。而洛昭睿也并不真是个头脑简单只知道发脾气的傻子,生完了气,却也还是板着脸带了龙宝珠在昭和宫里瞎逛了一番。不过,若是龙宝珠再出言“侮辱”,洛昭睿却是闭口不言,只作没听见没看见。
真没意思。
虽说这昭和宫里风景独特,但这么走马观花一般将所有小路全都走一遍,那可就是真无聊了。龙宝珠算是认输了,正想开口让洛昭睿干脆不要碍眼,自己去玩自己的了,洞门之后突然有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过来。
“表哥——”
这一声,可真是……叫得人鸡皮疙瘩都要掉一地了。
“表妹怎么一个人到这里来了?”
“心莲想见表哥,所以就偷偷溜出来了……”
哇,没想到这何心莲居然这么自由奔放,龙宝珠听得一愣一愣的,并且很快停了步子,打算继续听下去。这可就是话本里写的那种孤男寡女相约后花园的戏码了吧?
只可惜洛昭睿显然没有听墙脚的打算。
龙宝珠还未反应过来,就见洛昭睿大步走了出去,直朝那声源处而去,一边走还一边怨气满满道:“太子老兄,你倒好,躲在这儿私会佳人,我却只能陪那母夜叉!”
谁?谁是母夜叉?!
“二弟?”
“二皇子。”
龙宝珠可真是气死了,没想到洛昭睿这人不但脾气暴躁,嘴还很毒!什么母夜叉?她哪有那么凶悍可怕?她龙宝珠是多么活泼可爱,多么聪慧可人啊!
龙宝珠也跟着这么冲了出来,自然也见到了洞门之后的两人,正是洛昭言与他的表妹何心莲。但她的气可不会因为见到温柔的洛昭言而消散,所以,她一看见那娇滴滴的何心莲,正好就那么朝洛昭睿回了一句:“好啊,你羡慕人家佳人,那咱们四个换一换!你与这佳人私会去,我与你的太子哥哥一道走!”
先不说别人,何心莲听了这话就第一个不会依。她抬起头来刚要呵斥龙宝珠,却一眼就看见了龙宝珠戴在脖子上的那一串珍珠链子。
“你……你你你……”
“我?”龙宝珠还毫无察觉,“我怎么了?我说的有什么不对?”
“你这不要脸的臭丫头!竟敢偷盗我送给贵妃娘娘的贺礼!还这么堂而皇之地戴在脖子上!凭你也配!”何心莲突然翻脸,怒气冲冲,竟比那暴脾气的狮子洛昭睿生气起来还要可怕一万倍。她不但变脸迅速,手上动作也很快,还在言语之间,就已经冲上来一把扯住了龙宝珠脖子上的珍珠链子。
“哎……啊——”
龙宝珠一时毫无防备,被拉扯得打了个趔趄,差点儿一头栽倒在地。
乖乖,这何心莲看起来娇怯怯的,怎么力气这么大……
想来当初制这珍珠链子的匠人担心过这链子会不会不够结实,所以,才将这串珍珠的细链制得格外结实。那何心莲也是发了狠,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要将那珍珠链子给扯下来,可这样的蛮力,除了伤人伤己,又还能有什么用?
哪怕那珍珠再柔和再圆润,可也毕竟是硬物。
龙宝珠感觉自己的脖子都要被勒断了,而那何心莲的手也被勒得发紫。
洛昭言与洛昭睿两人却全都惊呆了,竟然傻呆呆看着毫无反应。
“你们……啊,救命!”
洛昭言第一个反应过来,一边赶紧去拉何心莲的胳膊,一边还要劝:“表妹,你先松了手,仔细手疼,龙小姐不是这种人,问清楚了再说。”
而那个洛昭睿却不知是怎么想的,既没去劝,也没去帮龙宝珠一把,倒是一伸手也加入了珍珠链子抢夺行列,而且,一用猛力,却是往第三个方向拉了起来。
天哪!
难道她龙宝珠就要这么死在这一串破珍珠链子之下了吗?
“啊——”
一声惨叫,四人各自用力,却乱糟糟地滚作一团,全跌在了地上。
003
最终,在贵妃的诞辰之宴前夕,四个在后园里闹成一团的人,被一齐揪到了贵妃跟前。
贵妃的样子看起来很是头疼。
如果不是脖子太疼,自己都闹得够狼狈的,龙宝珠也愿意稍稍同情一下贵妃。这四个人里头,太子贵为太子,即便皇后不在了,也轮不到她贵妃来说教——就算她顶了个庶母的地位,那她也不敢轻易说啊,万一被有心人给听去了可怎么好!再说龙宝珠,那是贵妃要极力拉拢的对象,她自然要给足面子,更何况,这事儿听起来压根就没有龙宝珠的错!至于二皇子洛昭睿,那是贵妃自己的儿子,就算要说他,也不会当着这些人的面来说。那么,就一个……
何心莲委委屈屈地站在殿前,眼睛红着,鼻子皱着。
始作俑者就是此人!还敢在她面前装委屈!
贵妃气不打一处来,但还得维持着良好的气度,便先暗暗咽了一口气,才朝一旁的宫人道:“去将她的母亲喊来。”很显然,贵妃不欲与这小丫头说话,要直接训斥她的母亲。女儿不好,那就是母亲没教好!
等国舅夫人来了,贵妃便道:“一串珍珠链子罢了,你家既已送给了本宫,本宫想赐给龙家小姐又如何?偏偏你这宝贝女儿却因此在本宫的昭和宫里大闹一场,连着让太子与二皇子没脸!这便是你教养的好女儿!”
国舅夫人自然吓得不轻,赶紧拉着何心莲一同跪倒告罪。
谁想那何心莲却并不服气,跪是跪了,但口中还要辩驳:“那么好的链子,她怎么配得起!”
听得这一句话,龙宝珠可真是忍不住要摇头了。这个何心莲,原想着是被骄纵过头了,现如今看来,却是个傻子,竟然敢在贵妃面前说这样的话。那可不止看不起龙宝珠了,连带着也看不上贵妃啊!
贵妃果然生气了,又道:“是了,你们的好东西,本宫可不配用,也不配拿来赐人!宝珠,便将链子还给她们,让她们走!哪能让两位贵人贵步临贱地?”
闹成这样,实在不好看。
龙宝珠自然也不会真的傻到将链子还给何心莲。尽管这脖子还在隐隐作痛,尽管龙宝珠也很想将这一串烫手山芋一般的链子赶紧扔了……但这面子上的戏,还是得演过去。龙宝珠又发挥自己“单纯直爽毫不做作”的性子,笑嘻嘻地朝贵妃道:“贵妃娘娘可别气了,娘娘刚才还说这链子衬我,怎的又让我还回去?我可不要。再说今日是娘娘的好日子,可千万别自己钻牛角尖了!”
洛昭言亦告罪:“是儿臣不好,没看顾好表妹。”
一旁有身份的宫妇与内侍也开口劝了起来。
国舅夫人更是跪拜不起,口中连称死罪。何心莲总算是被贵妃给骂蒙了,也不敢说话了,乖乖跟着叩头。
贵妃如此不给国舅一家脸面,也是欺国舅势弱,但太子还在一旁看着,少不得便找了个台阶下了,又说了几句场面话,此事便揭过了。后来贵妃又从今次的贺礼之中选了一套极为体面的头面首饰赐给了国舅夫人,这已算得上是这位贵妃很会做人了。
等外头宴席开了,贵妃又变成笑吟吟的富贵喜庆样子了。
后来皇帝也来过一回,龙宝珠躲在一边,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传说中的皇帝。其实皇帝也就是个普通人嘛。当然,因为皇室多年来不遗余力地在后宫填充美女来改良基因,所以皇帝虽然已至中年,却是个相貌堂堂颇有气度的美大叔。这位美大叔皇帝说话很是温和,多半是修炼到了这个年纪,已能做到将所有锋芒隐蔽。
皇帝特地来一趟,既是为了给贵妃撑面子,也是来显示了一番自己和蔼可亲。由此,龙宝珠还得到了一次单独被皇帝拎出来问话的机会。不外乎是感叹了几句“龙卿的女儿这般大了”,又说“如此出众,朕的女儿们可被比下去咯”之类的。最后,是例行赏赐,龙宝珠又得了一副镶着大红宝石的金手钏。
后来的宴会,龙宝珠倒是没怎么在意,她在偷听何心莲说话呢!
也不知是不是巧合,何心莲就坐在她身后的一桌,离她很近。虽然四面都很热闹,但留心去听,还是能从一堆嘈杂的声音之中找到何心莲的声音,她似乎还有些难过,有些小声地抽抽噎噎,一旁的国舅夫人小声安抚了几句,只说:“可别这样了,让贵妃娘娘看见了又不高兴。那珍珠链子既是贵妃所赐,咱们也说不得什么……”
“可那珍珠链子是娘耗费了——”
“别说了。”
寥寥数语,倒也听不出什么更多的来。
龙宝珠越发觉得脖子上戴着的珍珠链子有些烫,她可不懂什么珠宝,难道这一串珍珠链子是什么她没弄明白的宝贝?这得找个人来帮她看看才行。
等回了家,龙宝珠抓了红莲过来。
“你看看这串珍珠链子,值多少银子?”
红莲见龙宝珠问得认真,不由得也谨慎起来,将其拿到灯下细细看了一会儿,然后才道:“这珍珠的确是上品,不过……也不算稀奇,往贵了算,再加上这手工,大约值个两三千银。”
“哦……”听起来不算太贵。
“小姐怎么问起这个来了?”红莲自然是最会看脸色的,不过一个转眼便猜到一二,又问,“这珍珠链子是小姐在宫里得来的?这倒怪了,宫制的首饰都有标记,这一条却没有。”
龙宝珠也不瞒他,把这链子的缘故都说了一通。
红莲却懂了,点头道:“两三千银对咱们公府里说自然不算什么,可对那国舅来说,只怕不易。”
“国舅家里这么穷?”
“可不是。早也不是望族,待先皇后病逝,更是破落得不像话。”
原来如此。
也难怪那何心莲反应那么大。他们家千辛万苦才凑出钱来为贵妃择选了这么一串珍珠链子,谁想却便宜了她这个让何心莲看不顺眼的“臭丫头”。可这能怪她龙宝珠吗?她也不想要啊!
非要怪,也只能怪贵妃势利,根本看不上这样的东西。
不过国舅家里为什么要讨好贵妃?
既然家中已经破落,还要折腾这么个事儿出来,真是奇了怪了。
既看过那串珍珠链子,龙宝珠理所当然也将红宝石金手钏拿出来给红莲看了。
红莲一见便啧啧称奇。
“这才是真正的好东西!只怕有钱都没处换!”
她翻开一看,手钏里头果然刻有内造的标记。
龙宝珠没觉得有什么,这有什么啊?皇帝是天下之主,天底下所有的东西都是他的,这手钏固然宝贵,但在皇帝眼中也不过就是随手拿来赏人的物件罢了,没什么可稀罕的。
这念头说出来,头一个觉得龙宝珠幼稚可笑的正是她那个话痨爹爹龙傲天。
“你这孩子真是天真!这对皇上来说是算不得什么,可当日宴会那么多位夫人小姐,皇上怎么单单叫你出来说话,又赐了这手钏?必定是有所深意。也许是贵妃对皇帝说了什么,又也许是皇上自己有什么意思想要表露。”
龙宝珠惊得奓毛。
“别别别!我可不要嫁给那只小狮子洛昭睿!”
龙宝珠陡然觉得手中的红宝石手钏变得比珍珠链子还要烫手起来。
这可是圣旨要人命的古代封建王朝!她龙宝珠不过一个小小女子,若真等到那九五之尊的皇帝开了圣口决定她的婚事,她可是一点反驳的力量都没有的!她有几颗脑袋,她爹龙傲天又有几颗脑袋呢?
龙傲天见他的宝贝女儿吓得不轻,又笑着啰唆了起来:“怎么?宝珠不想嫁人?这可不行,爹爹再疼你,也不能耽误了你一辈子!你放心,爹爹一定给你寻一个对你又好又尊贵的夫婿!”
这都什么跟什么?!她还没玩够呢,怎么这就要进入婚后生活的主线了?
“那,万一皇上要我嫁给他的儿子呢?”
“咱们家可不比普通人家。”听了龙宝珠所问,龙傲天很是自得地回答她,“皇上不敢强来,只能拉拢,虽说势大惹得皇帝忌惮不是什么好事,可既然咱们已经势大了,那爹爹也就不能委屈了你!就算非要从他那些个儿子里挑,也得挑个你最喜欢的!若你一个都不喜欢,爹爹保证,绝不让任何人勉强你!”
龙宝珠差一点儿就抱住龙傲天的大腿痛哭流涕了。
这是绝世好爹啊!她绝对绝对绝对是亲生的!
龙傲天又问了珍珠链子的事,见了龙宝珠的脖子,心疼得直骂国舅。龙宝珠其实已经不太疼了,倒更好奇起国舅家送链子给贵妃的意味。
龙傲天可比龙宝珠的段位要高上不知道多少重。
“如今皇上不欲立后,贵妃主理后宫一切事物。太子的婚事虽然轮不到贵妃做主,但贵妃也是说得上不少话的。他们家这是想把女儿嫁进宫里当太子妃!这才能长远地保住一家荣宠呢!”
难怪那何心莲看见她戴上这链子就要拼命。
本以为入宫一趟玩玩可以长长见识,却没想到后宫之地果然如许多小说电视剧中的一般,是一个是非之地。平白无故地惹了这么些麻烦。
然而此事还未完。
知道龙宝珠得了皇帝的红宝石金手钏,龙傲天就真留意上了皇帝的儿子们,也顺带着让龙宝珠有意无意地“偶遇”了几个。这龙傲天可是个十分开明的爹,只要他的宝贝女儿喜欢,要他做什么都成。因而,他也不会顾及什么男女之别,就让龙宝珠自己相看。
除了太子洛昭言与二皇子洛昭睿之外,成年的皇子还有三个,分别是三皇子洛昭祺四皇子洛昭瑜五皇子洛昭麟。平心而论,三四五皇子长得都不错,很好地彰显了皇室基因的强大,其中三皇子是个爱好风花雪月吟诗弹琴的风流人物,四皇子才学武功都比较中庸,但一手字却写得极好,是个很耐得住的性子,五皇子却不爱诗书,喜欢带兵打仗,与龙傲天倒是很合得来,性格也直爽,是个容易说话的人。
一二三四五……
嘿嘿嘿。
这是排着队来给她挑的意思?
龙宝珠突然觉得自己这个身份还挺厉害,至少,给她个公主她都不换!
打赏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用户协议 | 版权声明 | 帮助中心 Copyright©2022 girlbook.c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9009749号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由网文云小说系统提供技术支持
扫码关注爱悦读